查看: 17324|回复: 37

神无巫女 [最后更新:193 天前]

[复制链接]
1.自我介绍
; f7 e3 @5 L7 H4 C咕咕咕
  P( [+ y! ^) g2.申请ID
' B% |4 q: J8 G, F6 J  t' K神经兮兮& p) }' k4 o: C$ {. e1 [
3.作品简介
1 ^2 ?9 q7 B  P& I+ X首发于p站: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20570562
) C5 `# C1 w$ s% U! z具体可以去p站看
0 i/ S. s) O4 O0 }4.正文' @9 V7 ]% E$ H9 |4 e: I7 q
第一章 神无巫女
! |7 g- x9 @4 E% J* M2 i生存,从来都是生物族群的第一目标,而为了生存,则需要生存空间,从其中获取得以延续所必需的资源,以及用以栖居的土地。生存空间被压缩,族群就会衰落,生存空间能扩张,族群就能繁荣。为了能够获得所需求的生存空间,掠夺是所有生物来自本能的选择。: Y: B( q5 r, G2 A) a  X1 B% m9 x
孙宇伍带着女朋友,牵了手,逛着商场,付着钱——突然就被外星生物袭击啦!
. z' z: I4 {7 E% e$ E“c16区a2超市即将有陨石袭来,请居民尽快避难...重复...c16区a2超市即将有陨石袭来,请居民尽快避难......”4 Z) x. q' x8 h- L
广播重复提醒着,实际上同样的事件在整个c区已经发生了数十起,而在全世界更是产生了近千件相似的事件。; T7 A- u5 S$ C' A: s
早在两三年前,就发生了第一起陨石携带外星生命体袭击事件,并且迅速扩散到世界各地,那时候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是陷入一片恐慌之中,并且丢失了不少的城市,然后,在近期活跃于世界各地的政治组织“神无巫女”迅速做出了相关的应对措施,这无疑让那群只有女人的政治团体获得了不错的名声。
4 }* M7 E$ y6 I$ _自此,“神无巫女”一直以着最快的应对措施处理着那群外星生物着,因而在国际上取得了极高的政治地位,在各个国家,不对现在应该改叫地区,管理层之中都有着她们的身影。1 C6 t3 N! A  n( @$ c0 a2 @
为了表示对“神无巫女”们的尊敬,消灭外星生物的行动也被人们称为“拔除”。
) _4 Q7 f. B. U1 y8 h. J随后各种事件不断发生,人类也逐渐有了相应的应对手段,存在于人类生活区域的外星生物已经基本灭迹,只有偶尔伴随着陨石降落到来的外星生物袭击着人类。不过,人类的生存区域还是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下缩小了。- e* V1 |( [& H5 ?# u$ f
毫无疑问我们倒霉的孙宇伍就是遭遇这种事件的人类之一,本来照常来说,陨石的预告发出,撤离的时间是绰绰有余的,但是好巧不巧,从观测到开始到发起警报,因为广播人员的疏忽,耽误了几分钟,而这几分钟,恰巧就让他惨了。
- h2 ]; J" W) }$ s' g9 r% i" R听到广播的他心中一惊,立刻拉着女朋友往门外跑,正当他要跑出去的时候,那颗陨石恰巧就砸在门前。
7 ^4 W( I( w, Y2 R那颗陨石直径足有十数米,与混凝土碰撞处如同鸡蛋气室被敲击时一般,产生了不大的裂缝,随后似乎受到什么外力一般,裂缝迅速扩散开来,数秒便崩裂开来,里面冲出若干形态各异却又十分恐怖的怪物,本就因广播稍有慌乱的人们更加慌乱了起来,本来还算是稀疏的人流此刻却产生了一些碰撞事故。; h: U' l9 G. C- B
其实许多人对于外星生物入侵这件事并没有实感,因为陨石降落不可能覆盖得那么广,许多人只是从媒体上才能看到相关的消息,我们的孙宇伍就是其中一员,面对这样的状况他也是脑中一片空白,无法及时做出反应。4 {* W+ V* p- m7 _. H) |+ G3 Y4 A
不幸的是,他和那通体发黑,长着尖锐利爪与利牙,发出渗人叫声,身体如同被被污泥包裹却又没有滴落的狰狞的怪物,四目相对着,他惊得一愣神,而女朋友直接甩开了他的手,朝着超市内部跑去。
9 F& {# u& P7 V/ s6 z  Z这时他才猛然反应过来,想要逃跑,但是显然他已经被那怪物锁定为了目标,它蹬起四肢,朝着他扑来,即使是钢化玻璃的门,也被它撞得粉碎,他也被扑倒在地重重地摔倒在光滑的地板上,慌乱之间他拿起身旁的消防灭火器朝着它挥去,明明用尽了力气,却没有对它造成什么伤害,它直接将灭火器咬得粉碎,里面的泡沫不断喷出,阻挡住了它的视线,它尝试用着它的肢体将其清理干净,而孙宇伍也是乘机摆脱了它的束缚,拖着疼痛的身体跑了出去。
4 O# Y) `- J# J4 r6 J# Y好在他挣脱的时候,“神无巫女”的人也赶来了,开始了她们的“拔除”行动。
6 @, ]# N/ N! C* Z& Y0 U“呼呼呼...”他躲在小巷里,靠在墙上,不断喘着粗气,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起来。这时他才感觉到身上的痛感蔓延开来,想必已经是骨折了,他掏出手机,这时候他还不忘自己的小女友,在聊天软件上询问着她的安全。  |  O6 ~) V% P" P, r( ?. \
就在他还在输入内容的时候,小巷里阴暗处闪出两道红光,那是找到猎物的渴望的目光,他尚且还未反应过来,如同恶犬一般的巨型生物咬上了他的脖颈,他带着惊恐的目光,脑袋轱辘轱辘地滚进了黑暗,手还在屏幕之上,“咚”的一声,手机也滑落了下去,任由屏幕亮着,没有人回应来自那个女性的信息。
9 r3 X: L& L5 k' Q那如同猛犬,却有着三个头的动物,啃咬着孙宇伍他那被撕裂的身体,将其吞噬殆尽,而那头部并没有引起它的注意,被一只如同蟑螂的小虫子,以远超它体型所能蕴含的力量将他的头部拖进了黑暗的更深处。
) h. Q* R. t) o0 y$ g那虫子从他的嘴部钻入,从他的大脑开始慢慢啃噬了起来,不过几秒,他的头只剩下了头骨,而那虫子的肚子也不过是微微胀大,完全没有刚刚吃完一个远大于它体型的食物的样子。  L9 ?4 B: T- b
稍顷,它的肚子破开,一枚稍大于它肚子的卵被它排了出来,绿色的液体随着卵的排出飞溅了起来。
" C& F8 U( l' {% r1 G: `' c- D那只虫子也渐渐失去了动静,倒在那液体之中,而那液体慢慢地渗入卵中,随着液体被卵完全吸收,那卵立即就破开来。幼虫与那只虫并不完全一样,它的肢体更多,并且口器也更为修长,同时其带有若干枝节,显得更加具有进攻性,同时,腹部占据的身体比例也更大,似乎是为了繁衍而做出的进化。
' V6 f5 J1 O+ y' j  |/ g. F饥饿之感不断刺激着幼虫,它不断将那那虫子的尸体吞入口中。
7 I9 V' K% C% f! X( }3 m伴随着幼虫将尸体完全吃下,它的体型进一步变大,如果说本来只是蟑螂大小,那么现在已经是广东蟑螂了。. C( K+ O% d  N. R
它渐渐萌生出了意识:“唔,我这是?”本来已经死透了的孙宇伍此刻又仿佛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现在它是以虫子的姿态活着。! ]3 y' _+ r! Z# G* Q2 ?) D
它的复眼看着自己多出来的肢体,上面长满了倒钩与绒毛,孙宇伍一惊,但是作为一个随遇而安的人,它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变成了虫子这个现实,毕竟无论如何,自己还活着,说不定在这个外星生物时刻有可能攻破人类防线的世道,作为一个虫子,存活下来的概率更大。
$ p3 r$ N- c  c毕竟可是有着蟑螂与恐龙是同一时期的动物,恐龙灭绝了,而到了当代,蟑螂依然存在于世这样的说法。体型变小了反而可能更容易存活。+ y" n  ]- ^4 j: r1 R/ ^! b. ?- _
但是作为一个人类,探索欲是孙宇伍的本能,它很像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变成这般处境的。/ v$ R3 F5 X( Y& ^' m$ O0 ]
但任它如何回想,都不能得到答案,反而让它更加饥饿,饥饿感充斥着它的大脑,它想要食物。& _5 k) z1 h. b
曾经是自己的身体传来的血腥气勾得它不受控制地向其跑去,但看到那狰狞的三只兽头,它恐惧了,它下意识地退了几步,那是一种源于生命威胁的恐惧。) }+ ^" x: _+ d2 ~1 {" v
好在那生物并没有它的存在,毕竟,它不过是只虫子。
( @7 O  b' ?! ~! V9 Z7 w! H5 H孙宇伍控制着自己的肢体,飞快地爬出了那个小巷,重新看到光芒的它,不由得松了口气。
% C" \! U2 ^% N2 m“嗯?总算是找到了啊。”好听的少女声传入它的耳中,它本能地感到了几分恐惧,但是又感觉少女与自己之间存在着几分联系,想要与之亲近,而最后还有几分那就是一种欲望,并不是人类的那种欲望,而是一种寄生的渴求,来自它那作为虫子的本能。
) ^  @' P  D6 _4 K* E/ ]" Q8 g但仍然具有人类理性的孙宇伍只想避开眼前这个穿着巫女服的少女。7 f' y2 |. F1 r+ B; ^
它知道这年头,穿着巫女服的只有可能是神无巫女,而她的话语无疑是把自己认作是外星生物了。
6 U1 Q) H! i8 X6 H4 l少女身着白色的小袖,少女似乎并没有过于讲究,小袖之下并没有穿襦袢,因而腋下也被显露出来,下身则是红色的绯袴,脚则被足袋所包裹,踩在木屐之上。
" U0 i4 |+ E4 _) K  k8 @“吓了你一跳吧,嘻嘻。”少女笑了起来,蹲下身子,将它拿起,似乎并不像一般的女孩子那样害怕虫子。
+ p, Z- g" m3 I. \即使孙宇伍开合着口器向少女示威着,少女依旧一副笑意,哪怕口器上的倒刺划伤了少女娇嫩的皮肤。, v: t- F5 u  }
少女把它捧在手心,毫不担心它的行动,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咱叫来语,御前来语,是‘神无巫女’里的一名接引巫女,打算接引你的加入呢。”随后抚摸起了它的头。
5 M5 A4 G& A; s9 F少女柔嫩的手指,给它带来舒服的感觉,它也渐渐安定下来,任由来语的抚摸,十分受用。
6 B2 Z9 K5 G) k$ }/ `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来语来到一处类似神社的地方,长长的阶梯穿过鸟居,对于孙宇伍而言,这种建筑明明应该是属于j地区而非c地区的建筑才对。
. t) Z' E; E" a, }: |* T) }“两位姐姐辛苦了~”来语笑着对守在鸟居前的两位巫女说道。5 _' m7 D9 e8 [6 p
两位巫女摆摆手:“我们这种守门的巫女怎么敢自称是来语大人的姐姐啊。”/ R1 u! s/ U' R6 F( H, |
“可是,”来语一副天真的样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论资历两位姐姐都比咱老,咱叫一声姐姐也是应该的呀~”0 {/ n: }- ~3 F
“好啦,我们两个可没有把接引巫女叫妹妹的胆量啦,来语酱。”虽然她们并没有把来语叫做妹妹,但是也换上了亲昵些的称呼。( G8 {( z2 Z8 Y- }3 u! [; N
“咱就进去啦~”来语挥了挥手,向着她们示意。
) H. O8 E* R$ ]  P! b6 C0 d9 N3 ?她们看着来语的背影,不由得称赞起她那平易近人的样子。
8 o" [2 J/ V1 I2 G; U! e孙宇伍呢?被来语握在手里,只能透过指缝勉强看到外面的状况,很显然那两个巫女并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 ^/ S' c: v% U- l- D7 D: R& g此时它虽然没有被憋死,但是少女手心的香汗将它紧紧包裹,让它一阵难受。不过,那汗水似乎对它来说是一种营养的补充,它喝了几滴,那种一直尚未褪去的饥饿感逐渐消散。
% ?& c; x1 @: v来语不断与往来的巫女们打着招呼,手心也不断分泌出汗液,显然她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8 w% B6 i3 _: f2 B; M, @
孙宇伍也渐渐了解到了,这个地方,恐怕就是“神无巫女”们聚集的地方,“神社”,如果没猜错,看那个阶梯尽头的宏伟建筑,这应该是c地区的总分社。
8 f$ e/ Q7 m/ g8 f来语带着它不断地绕,终于来到了似乎是属于她的房间。房间内除了一张床,便是一个木桌,然后便是两把椅子,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家具,似乎就只是偶尔居住的临时住所。0 {1 P" T7 M( i8 d
“呼~”来语似乎长舒了一口气,把它放在了雕有樱花花纹的木桌上。( v4 c, O  j+ P9 P
“演得咱好辛苦呢,为了你这个小家伙,咱可是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来语呢。”来语说着它完全无法理解的话语。9 ~! U% B. X* [3 A* o, L
来语自顾自地抱怨完后,又露出了微笑,让孙宇伍感到几分亲切,“稍等一下哦,咱马上就给你找个宿主~”1 g$ H: N! s( F  {
来语把它放在枕头之下,随后便自顾自蹦跳着走了,似乎有什么很开心的事情。
% Z, q, V9 ]' b) _$ C3 T被压在枕头下的孙宇伍想要挣脱枕头的束缚,但显然凭借它那微小的身躯,这并不是什么易事。  ?% ~) ?6 m  K7 t
就在它还在挣扎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来语好听的声音:“未子酱,是时候成为一名正式的巫女接受洗礼啦~”
4 U* {: v* I/ A7 S" |来语推着还在纠结的少女,见习巫女,九里未子,走了进来。4 {$ y6 Y) S% v3 ~# N
见子鼓起脸颊,一副可爱的气鼓鼓模样:“人家还不够资格啦,还不能接受来语姐姐的接引。”
6 L. c, b9 Q- T3 V/ Q; ~“咱作为接引巫女,肯定比未子酱更明白的啦,咱知道见子酱完全有这个资格哦,好了,先喝下这杯涤沉酒吧~”
4 M3 ]; `" e! c9 O来语推搡这未子,摁下未子的双肩,让她坐下。
  _) W& x& W  \未子虽然嘴上说着,其实她自己也很希望自己能够从见习转正,毕竟她一直只是干着一些杂务,没有一份正式的职务。
8 C. E) r; m6 G" b9 W5 L她将酒盏送到口边,艳丽的红唇映在酒中,别有一番韵味,对于刚刚成年的她来说,饮酒似乎有点勉强了,好在那酒并不烈,反而有一股米香,所以她很顺畅地喝了下去。
7 e' ~9 C3 _: H& D  a“来语姐姐,人家好像喝醉了?”少女扶额,面色因为酒精微微泛红,很是可爱,她完全没有把自己头脑晕厥这件事与来语联系起来,而是以为自己醉了。
( C  V" W- E- q' {$ }  r& i  |未子眼前一黑,昏睡了过去,嘴里还小声说着醉话:“来语姐姐,人家会好好保护大家的。”% w6 ~3 U# K0 y  M4 E
其实那酒完全不足以让未子醉,只是来语在里面加了点“料”。
' U7 q7 q$ X& I9 J. h& s还在睡梦中的少女嘟囔着:“其实呀,人家很喜欢来语姐姐哟,只是一直不敢说出来。”# x/ u( l0 ^) G/ Q& X
来语无视了未子的行动,将藏在枕头下面的虫子拿了出来,放在手心上。
! t0 c& X  |& T. B“未子她呀,可是见习巫女中资质最好,不对,甚至在正式巫女中也无人能及的存在,她作为你的宿主,最合适不过了。”看着来语的模样,孙宇伍心中又重新升起了恐惧,这个女人不对劲。
; f7 Z9 W4 c( \+ j& Q% [“怎么啦,不愿意吗?这可是咱花了不少精力找的女孩呢。”来语的口吻带有几分威胁,如果孙宇伍现在还是人类的话恐怕早已一阵脊背发凉,它能明确感受到她的杀意。2 ]# {. B; T/ k9 }+ B/ H
随后她的语气一转,又变回了那副温柔亲切的模样:“好啦,咱能理解你的想法,可是无论如何,咱都有你非寄生不可的理由啦。”
1 O3 q$ u( U" I3 r+ n她走到已然不省人事的未子身前,蹲下身去,身体微微前倾,接下来她的行动出乎了孙宇伍的意料。
: A4 k+ n5 z* E. ~! `只见她一只手托着幼虫,另一只手将木屐脱下扔在一旁,随后单手将足袋缓缓拉下,露出了未子那虽然有足袋保护但仍然被微微勒出血痕的玉足。+ Y% m: i, }$ e; M2 O& I
来语把手中的幼虫凑了过去,另一只手则将足袋拿到琼鼻旁,轻嗅了起来,“咱虽然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样的裸足,但是咱是非常中意未子酱的小脚哦,还带着余温的足袋虽然混杂着一点汗味,但是更多的是少女特有的清香~”' q) s  V+ c, {
随后将尚且散发着热气的足袋放在一旁,空出来的手沿着少女的脚踝向下缓缓滑动,感受着足弓的弧度,随后又向前移动,抚摸着颗粒分明的足趾。
% L  u$ z& J" l; S( A* u少女的足趾如同串起的珍珠,白皙而又剔透。
8 n- X4 o5 B# C- r. Z" L  @% }0 G似乎只是这样还不够满足,来语端起少女圆润的足跟,将自己的脸凑了过去,轻嗅了起来,红润的面色诉说着她内心的荡漾。
! T  \* N8 Q8 \  ~随后她竟然将少女的足趾含在了自己的口中,微微抿了一口,仿佛在品尝什么美酒一般,满脸的陶醉。
& e( i- a% G' }5 n3 G* ~) r“来语姐姐~”还在睡梦中的少女轻呼着她脚边的淫乱巫女,来语便放开了自己的嘴,绯红的唇与少女的足尖连起了一道银丝,来语舔了舔才将其弄断。' S% z. R' q: W# h, c2 ]) c
就这样,来语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伸出了粉嫩的小舌沿着足趾往足底舔去。舔到足底凸起处时,一股浓厚的咸味传来,那里是足部汗腺最为发达的地方,穿着足袋忙碌了半天的未子这里必然流了不少的汗。
$ A$ U% [7 j0 u8 V来语上下舔动着,“呼呀,别挠人家的脚心呀~”,未子仍在呓语着,她的反应展示着她的困扰。5 ]  V. w6 {2 |2 C& R5 k( J
终于来语停下了动作,将舌头收了回来,闭上眼睛,将留在舌头上的汗液含住,似乎在细细品味。1 [7 p# f1 q6 O  T/ l' d
待她再次睁开眼睛,又对着孙宇伍劝诱了起来:“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癖好,但是你难道不想要这玉足变成未来的你的一部分吗?”
9 `9 j7 T5 u  n  o. C1 X说罢便把手中的幼虫放在少女的足背之上,毕竟自己在怎么享受,还是让它亲自感受才更能体会到未子双脚的美。! O& X& W: Q5 K8 ^$ ?( N/ y  z# a
其实孙宇伍刚才将眼前这位美女对那位可爱少女的行为尽收眼底,但它现在已经是一只虫子了,没有那种人类世俗的欲望,所以它只是单纯地欣赏着人类的美。6 _9 N" `3 ^$ w
但是,当它被放在足背上后,它似乎控制不住自己,一种源于本能的冲动冲击着它的大脑,它伸出它的口器狠狠地咬在了少女的脚上。' V! C# [- U+ v  M  h, ^* i
“呀”少女虽然闭着眼,但是疼痛感让她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她蹙眉的模样显得十分惹人怜,如果孙宇伍还是个男人的话,想必也会产生保护的欲望。# u' r2 y' d0 P; ?
来语见状暗自笑了笑,将少女的绯袴掀起,将藏于其下的纯白色胖次暴露在空气中,胖次与小穴紧贴之处,有着一道浅浅的水渍。
$ u1 U& x9 J; o7 x4 [* ^$ r腾出双手的来语很轻松地就把少女的胖次拉下,少女未经人事的小穴被展露无遗,透出一种诱人的粉嫩之色,翕张着,就如同在深呼吸一般,渴求着什么。
6 w8 V, m' ?2 z! ^不知是因为感受到了少女那属于雌性的荷尔蒙还是别的原因,幼虫感觉自己浑身燥热,肢节紧抓着少女,缓缓的向上爬去。  Q' f( M3 j" I3 F: N
见状来语立刻明白了它的状态,将它抓起,想要帮它一把,但幼虫并不领情,而是摇动着自己的足肢,咬合着自己的口器,试图做出反抗,来语妨碍到它了。
/ U) Z* F+ W" l' _' u, a0 F4 m) e来语被它咬破了皮,但她却并不在意,而是笑着:“嘻嘻,小家伙真调皮~喝点咱的血也没关系哟。”
1 j% I8 t) C, J3 F摄入了营养的孙宇伍这时又恢复了理性,看到了那个巫女正笑盈盈地看着它,并且将它放在了少女的大腿之间。
% D5 F! a# _+ h( t( W" V2 N8 M. f它没能搞清楚自己的状态,但是曾作为处男尚未毕业的人,它盯着少女的幽谷欣赏了起来。
1 Z8 O' S3 y3 F3 U+ f少女不知是不是还未发育的原因下体光洁如玉,没有一点毛发,穴口则泛着水光,刚才的一点点小刺激依然勾起了纯洁少女的欲望。. s8 i6 z3 c7 K" E, [7 c
那幽深的玉洞,仿佛有着一股吸引力,引诱这幼虫的钻入。/ G7 G$ v% R6 R8 L) [
孙宇伍缓缓的爬上穴口,却又猛然惊觉,摇了摇头,平日它就是这样让自己冷静的。/ b) p0 ]" d' \" r. N( v
但这似乎不太管用它不受自己控制地往里面钻。! m, d  z' Q5 m7 g( e% ^+ A
“进去吧,进去吧...”它听到了来语清脆的声音,但是只是来语的声音吗?不,还有未子的声音:“进来吧,进来吧...”,以及自己的声音:“我要进去,我要进去...”
5 z+ A0 S1 K% T它扒开了少女的阴唇,钻了进去。
& Q+ L) }' P( X4 u8 F! C5 S“咿呀”少女无意识地发出可爱的声音。" R, o. v( ?- ~
看到幼虫的进入,来语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又似了却了什么事一般长舒了一口气,静静地等待着幼虫对未子的寄生。
; c+ |6 W- ]& y3 n" }' @* ~, x“孕育你的始虫体与咱有点关系,咱就小小地帮助一下你咯。”4 \7 N8 q2 o; N% `' Z9 u  a" a
随着幼虫的钻入,它的肢节紧贴着身体,原本是为了能够攀附与自卫用的倒钩变成了细微的凸起,口器也被收入体内,整个幼虫变成了柱状,随后逐渐膨胀,它的甲壳也慢慢软化,直到它的大小完全贴合少女的小穴,它现在和那些高级的电动玩具别无二致。
7 B* x) N2 w; ^9 @明明没有光,但它却好像十分明确自己的目标,缓缓地在阴暗而又潮湿的肉穴里不断向前蠕动着。6 |! ?0 M1 X" t# H  b4 ]$ Q
那是一种源自本能的渴求,现在的它完全没有作为孙宇伍,一个人类的知性。
2 g6 F$ _  ]" e7 Z  g还在昏睡中的未子,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喘息声:“啊♡~嗯♡~呃啊♡~”
( @" J6 _1 k# Q" S# g  b" E% x  i3 }. w1 _少女的爱液将幼虫包裹着,它在湿润的环境中,抚摸着着少女穴内的褶皱。
( h+ d4 q' d$ v: P2 E没过多久,一道薄薄的墙壁阻挡住了它的前进,因为自己的身体软化而无法继续前进,它开始变得躁动无比,反复摇动着自己的身体,迫切地想要前进。
( q6 T8 [, x+ _同时它的身体进一步胀大,口器又重新长了出来,它此刻就像一个螺丝刀一般。; i0 E* i6 N  F* q
终于,它突破了那堵“墙”,少女的鲜血将它浸润,缓缓流出穴内。0 F! ~8 c" G% v2 p
随着它进一步深入,少女的肚子微微凸起。
" @' C% ]% A" Q' L. k它就这样在少女的体内穿梭着,爬到了少女的大脑处,此刻,它的身体又进一步发生了变化,肢节又伸展开来,变成如同细针一般的存在,除开肢节它现在就像西瓜皮一般,覆盖住了半个大脑,而那些肢节则是深深地插进了少女的大脑,狠狠地注入了“自己的液体”。2 n! {" b: s2 [  ~$ _  S
“唔。”未子睁开双眼,但眼前并不是来语姐姐的房间,而是一片漆黑的空间,自己也是一丝不挂,唯一与她相伴的是一直奇怪的虫子,它足足有拳头大小。3 Q* R: a5 Q8 [+ |: B
她不由得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而那只虫子似乎也被她惊醒,爆发出超出她想象的速度扑来,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少女的脸上。少女哪见过这阵仗,不由得摔倒了下去,好在这里并不会感受到任何疼痛。
! E1 A9 n1 i( L& b' f1 C% ^% q那虫子也趁势往少女的嘴里钻进去,少女竭力想要阻止它,但是它已经钻进了少女的喉咙,一种窒息感从少女的喉咙处传来,再度陷入昏迷。
2 C5 }0 B2 E9 S3 r+ j那好像梦境一般,少女被那种恐怖的情景惊醒,好像还能感受到窒息感的痛苦,但实际上少女的喉咙处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异物。
/ j7 ~5 K4 j* d: D- i但是,环境仍然是一片漆黑,自己仍是裸体,少女感觉自己被一个男人从背后拥住,细嫩的皮肤感受到粗糙的触感,炽热的坚硬物插进了自己的小穴,反复进出着,随后一股暖流涌入了自己的身体。6 O) C" P9 G* ]
少女逐渐脱力,慢慢地丧失了意识,被那个男人压倒在地反复肏着,伴随着每一次的插入,男人的身体就融入少女的身体,最终男人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失神流着口水的少女躺倒在地。: u# Z6 P: r3 \- i0 y
少女又一次猛然惊醒,但是环境还没有发生变化,同时,一个与她外貌完全相同的少女朝着她笑着,“你是谁?”,那个少女笑着走了过来,“我就是未子,九里未子。”
2 n1 P( }4 c% _“开什么玩笑!我才是...”未子说到一半却又一顿,“未子”笑吟吟地勾起少女的下巴,“是什么呢?”, V( j8 L9 j" f- s$ L
不给少女回应的机会,“未子”拥了上去,四瓣红唇相互触碰,如同花开,“未子”伸出小舌撬开了她的嘴,在少女的口腔内探索着,想要汲取少女分泌出的的津液。两人紧闭着双眼互相索取着,慢慢地两个人的身形逐渐重合,最终合为了一体。
' W; ]0 P0 D5 P$ V/ F未子睁开双眼,自己一身赤裸,嫩白的肌肤如同白玉一般,静静的躺在来语的床上,“来语...姐姐...”,少女双眼朦胧,细密而又纤长的睫毛随着眼睑的启合微微眨动,给人一种不谙世事的可爱纯洁之感。
9 x( \# }% L; c# ~+ |- N& B此刻坐在床上的来语也是一丝不挂,挺拔的双乳微微抖动,带着一丝笑意,“醒了呀,未子酱~咱正准备给你洗礼呢~”* ^% Q, o8 f) w, M; p
来语手持一根木棍,上面缠有之字形纸条,垂有两张垂纸,那就是所谓“御币”又或者称作“币束”。来语用着那白纸在未子身上轻轻蹭着,御币有着洁白无暇的意味,游走在少女洁白的身体上,显得十分相得益彰。
* J- q' `; l  R, o但是此刻的未子的内心却不是如同外表一般纯净,仅仅只是被白纸抚摸,她就已经躁动不已,她脸色微微泛红,显得很是可爱,当御币碰到少女稍显贫瘠的胸部时,阵阵电流的触感传入少女的脑海。
2 ?! I. t# y* j“嗯~”少女没认出发出舒服的呻吟,看着少女的那副模样,来语将自己的身体压在少女的身上,她的豪乳与少女微微凸起的小丘碰撞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对比,少女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人家好羡慕来语姐姐的胸部啊,不像人家只有a。”
# y8 ?- o3 u! c( b. `来语揪了揪少女的面颊,“小笨蛋,你还有发育的机会啦~”: n$ L- C3 E+ z% i6 B* q% d
就这样,她们四目相对,互相倾吐着热气,“来语姐姐别这样顶着人家看啦,人家会害羞的啦。”
. L4 d. y/ P" `( ^% D未子害羞地别过头去,这反而顺了来语的心意,她又一次伸出了自己的小舌,舔了起来,不过这一次不是少女的玉足而是耳垂,她能感受到身下少女的耳垂微微发烫,于是张开了樱桃小嘴,将其含入口中,少女感觉到了耳边传来的温润触感,随后来语放过了少女的耳垂,但是对着她的耳朵呼了一口气。
# L: x( q4 a- Z2 X, n9 q& V; z“呀~”未子被忽然钻进自己耳朵的温热气体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一股酥麻感让少女更加兴奋了起来,耳根也发红发热了起来。(因为耳朵里的神经末梢受到了刺激,将神经冲动传递到了大脑)0 w9 U1 q& X% i5 ~  k) Y. a1 Y
“来语姐姐真实的,忽然来着这样一下,人家...”少女忽然面色变得更加红润,用一个常用的描述来形容,那就是红得像苹果一般,烧红了脸。
: e/ v5 C$ V! J, K" o8 k来语邪魅一笑,看来药起作用了呢,于是稍稍挪动自己的身躯,将自己的头部埋在少女的小乳鸽之间,舌尖绕着少女的乳晕舔着,因为少女未经人事,所以少女的乳首尚且粉嫩,如同黄豆一般,硬着挺立了起来,来语咬住它不断地吮吸着,但是没有哺乳的未子自然不可能分泌出来乳汁,“要是能流出牛奶就好了~”9 J$ v. c1 R% o
“来语姐姐,人家下面好空虚,好热。”少女将手探入自己的小穴,快速地抽插了起来。! B6 U% s# g) u# }1 ?
看着身下少女的脸上沁出的细密汗珠,来语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去满足她的需求。' U" P" n" t1 E3 X% H( _- a7 r; X
未子的呻吟不断,却又忽然停了下来,少女的眼神不再迷蒙,清明了起来,甚至带有几分锐利:“来语,你到底是谁?”没错,孙宇伍的意识成为了少女的主导。9 r7 c2 J% N6 V2 ^9 X+ L
“咱是你的来语姐姐呀~”来语笑着说道。; l! a) D8 T9 `- k" f8 f
“你...”来语猛地将少女压在身下,因为少女此刻正处在发情的阶段,少女无力反抗,双手被来语用一只手紧紧地束缚住,来语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抚摸着少女的耻丘,温柔的触感让少女的燥热感稍有平息,可是没过一会那股燥热感又重新涌现,反而更加剧烈。( J' h9 v' ?; X! o( k8 L& v+ e
少女不断地喘着粗气,“快...快点...插进来...”,看着她那副模样,来语也不再戏弄她,将御币插进了少女的小穴里,无论是孙宇伍还是未子,哪里有过这种体验,虽然渴望着东西的插入,但是来语试图将其插入的时候,少女还是不自觉地紧紧地并起双腿,试图阻挡异物的插入,但来语又岂会让她得逞,她用着自己的双腿试图将少女的双腿掰开。. l4 K$ C7 u5 D$ ^* M
最终,本就无力的未子自然败下阵来,任由御币的插入。
7 r( g. M& K* k* Q" Z因为少女的反抗,来语也不复之前的温柔,狠狠地将御币插了进去,纸片快速划动着少女阴道里的嫩肉,还好嫩肉足够柔软,否则说不定会被它划破导致出血,直到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木棒触碰到什么阻碍,来语才停止了深入。
4 p5 ?$ F. g5 L“啊~♡”撕裂的疼痛感伴随着一样的快感使得少女不住地呻吟起来。
/ K& L2 p8 V, ?( i* t  r5 O7 c“啊~♡”那股充实感还未持续多久,来语又迅速地御币抽出,挂在木棒上的纸片因为沾上了少女的淫水,软踏踏的。
* e% S7 q/ L/ t& |' ^来语舔了舔被“玷污”的御币,细细地品味了一番,属于少女的鲜甜与腥咸混杂着,让她很是享受。
4 C: J0 ~: h3 i! g1 `. Z$ q1 ]$ |此刻她也放开了对少女的束缚,转过头去,将头埋在少女的两条大腿之间,自己的两条丰润的大腿也紧紧地夹住少女的头部。
% _' a: ^; ]3 Z- Q8 ~& J虽然少女的小学被强硬地“扩张”了一番,但是因为没有了异物,它有慢慢地恢复了闭合的状态,只是爱液仍然在缓缓流出,来语先是围绕着阴唇舔了一番,确认没有浪费一滴后,在用小嘴将流出液体的缝隙堵住,将舌头伸入其中。
& b+ |" L% ~  `- y7 N另一边呢?未子感觉到了下身的柔软,脸色仍是绯红,仔细端详着那个淫乱巫女的小穴,虽然自己并没有体验过,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那只鲍鱼比很多女人都要肥大。" a. e* A3 G3 f- ~/ t
作为一个雏,此刻的未子是很茫然失措的也只能学着来语,在她的穴口舔舐了起来。
7 A" `8 w0 c7 Y& W2 D“啊~♡”“啊~♡”两人一同迎来一波高潮。
6 ^/ `! a  y4 W$ i即刻,爱液迅速地喷涌了出来,喷了未子一脸,进入未子口中的量也不少,把未子给呛住了,“咳咳,”少女不断地咳嗽着,喉咙仿佛也被粘住了一般,这让少女一阵难受。
- s- `- S4 M3 Z7 M4 h就这样两人相互取悦索取着,经过了反复几轮的攻势,她们也终于精疲力尽,不顾形象地摆成大字躺在场上喘息着。
+ W5 T# F" F( j6 `! X==分割线==
% e: B4 z" C" D  x“快点逃吧,这里很危险。”穿着红白色装束的巫女与外星生物战斗着,将少女护在身后,那副飒爽的英姿一直留在少女的记忆里,这也是少女成年之后立刻就申请作为一个见习巫女的契机,就算自己无法转正,自己也希望能为这些拯救了自己家人性命的姐姐们做出点贡献。# N- }5 o" j# A6 j
==7 a0 D  {, D* k3 ~# k
“欢迎未子酱的加入哟~咱是接引巫女御前来语,你可以叫咱来语姐姐,来带咱神社,以后咱就是一家人啦。”接引巫女热情地欢迎着少女的加入,并且引导着少女四处参观并且详细地介绍神社的规矩与少女的工作。
' }) x. e" c. n5 y3 K==
, c+ V8 y4 T$ w( O( v) h4 Z明月的清晖洒在酒桌之上,这是只有巫女们参加的祝祭,“姐姐们的舞蹈好美呀~”,“这是当然,毕竟她们可是祝舞巫女,来喝一杯吧,未子酱。”- v* v; N5 F+ H- K3 _& z+ @
看着来语热切的目光,少女微微泯了一口,不似自己想像的辣感,而是一股稻米的香醇,同时还有着一股回甘,“好喝~”。! H7 \# K  u$ ^
“虽然口嚼酒不是咱该参与生产的,但是这个是咱特别请求的,咱自己做的哦~”来语很是开心。2 ^  p* W% A7 ^! s! x: h5 s! i) j
祝祭的巫女们也退了下去,让欢宴的巫女们继续谈笑。$ z6 ~  B; s# V% G& \+ m9 i% {/ X
“既然这是姐姐特制的,人家也得表现一下感谢~人家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人家也能给大家跳上一舞。”
! @& h. I1 ^' G9 @: }! N$ c. \% Y“好啊好啊,我们最喜欢看小妹妹表演节目了。”围坐着的巫女们也开始起哄了起来。: h; E, m8 c/ a. L4 Z
微醺的少女带着红润的面色走到了中间,提起裙子行了个礼,脱下了木屐,随后舞了起来,少女的身姿如同蝴蝶飘飞,轻盈而又婀娜,轻点脚尖,踏起舞步,衣袖因此而随之摆动,有若繁花飘散,仲巫女们也都看得入迷了。3 k. ?* o2 i4 Y( @; h0 ~: ~4 [
......
2 i+ R* ?  f' m==分割线==
2 B$ ~* I- ?% H1 O未子睁开双眼,此刻的她,双眸又恢复到了清澈的样子,属于“自己”的记忆已经被她完全掌握,她还是那个纯洁无瑕的少女,一切仿佛不曾变过。
4 ]8 O# y" ~( E! S7 g5 z“小家伙?”来语确认性地提问道。
* M4 S" r4 W2 _. m/ d4 `未子知道她问的是那只幼虫,“是我,结果还是寄生到了这个小姑凉的身体里,哎,真的是。”她还是为自己夺走了这个处在正是美好时光的少女的人生而感到愧疚,但是她作为虫子的本能,却又让她感到一阵欢欣。( d& \0 [: }+ Z' u% P
看着少女那副遗憾的模样,来语安慰道:“其实你不必太过自责,因为你总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去寄生别人,而且说不定会寄生在更小的女孩身体里,因为发育而散发的荷尔蒙,对于你来说具有独特的吸引力。我只是将你寄生的进程提前并且给你物色了一个优秀的宿主罢了。”
( E) Z- z2 P9 X0 k; e现在的孙宇伍已经完全作为九里未子重生了。% Z  \$ w, c0 v' `9 I$ {% J" j
来语又继续说道:“说件开心的事吧,恭喜你,未子酱,你正式成为了酿酒巫女哦~”5 X' x2 v/ F" v$ V7 X5 \
“不过这倒挺奇怪的,明明凭借未子酱的舞蹈天赋应该被选为祝舞巫女才更加合适,嘛,不管了,反正都是好事~接下来,咱带你继续体验女孩子的快感吧~”
- P* V; C5 p% p% u+ `第二天,“走吧,跟着咱去给拿正式巫女的衣服~”! I% u# k/ p& A" l- ~' {3 Z* b
干杂活的见习巫女看到了来语牵着未子的手,从来语的房间走了出来,脸上不由的变红,害羞了起来,看着二人渐渐远去,噗嗤地笑了出来,没想到她们两个居然关系已经好到这种地步了呢,作为一个腐女,她很乐于磕这种cp。

单选投票, 共有 362 人参与投票

投票已经结束

58.56% (212)
0.28% (1)
40.33% (146)
0.83% (3)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投币

参与人数 1奖励点 +10 收起 理由
wzw1430 + 10 期待更多更新

查看全部投币

 楼主| 发表于 215 天前 来自手机 (点击此处下载APP)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发p站已经在简介上加了条拿来申请鸟站入园

 楼主| 发表于 215 天前 来自手机 (点击此处下载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证明一下是本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现在怎么转正,申请贴没了

点评

论坛维护公告里写了,九月暂停入园审核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14 天前
在pixiv上看过楼主文章

2190453947qq 发表于 2023-9-12 20:06
* T: ?5 _5 B+ f% l+ [现在怎么转正,申请贴没了
) x9 V+ P7 T) z% W
论坛维护公告里写了,九月暂停入园审核

欢迎欢迎,不过还是十月再见(doge
" l- m( v& n8 w# @! ?! S  l

发表于 21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0月份就可以转正了

不错不错,加油加油

咦,不是坛子里停止转正了嘛?

欢迎欢迎,十月见

好家伙,我原本点赞的点到举报了

期待后续内容的更新

期待后续更新。

作者大佬后续gkd

期待后续内容更新

期待后续更新!!!

好像是十月才能入站

很好看,期待后续更新

期待后续内容更新呢

期待后续,十月见

优秀的附身文,加油

寄生描写的真的瑟

确实,寄生过程描写的特别好

发表于 210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整整仨举报票也太抽象了

期待后续的更新

期待后续的更新

巫女元素suki

期待更多更新,,投币了

好看,期待后续更新

期待后续的更新

记得申请转正哦

wow太牛了,期待将来

 楼主| 发表于 19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正转不了一点,想看我写的可以去p站看()

足控是好文明。

期待后续的内容

加油,给你点个赞

发表于 180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發布資源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限时)自愿冻结账号|小黑屋|荆棘鸟学园论坛 (在互联网上寻找包容TSF文化的栖息地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4-14 15:33 , Processed in 0.056340 second(s), 5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荆棘鸟:幻想传说的一种奇特鸟类   

© 2019| 荆棘鸟学园论坛| 网站归属地: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荆棘鸟学园论坛是公益性质的TSF交流论坛,完全免费使用,无需任何付费,直到论坛无法承担。

论坛所有作品都由网友创作上传,不代表网站立场,如有侵犯版权等行为,请来信告知,论坛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