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33|回复: 21

[转正申请] 黏液模板 [最后更新:2024-7-11 23:5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7-10 18: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ikelee 于 2024-7-12 14:43 编辑 3 o6 k& F; V* U
' N- `5 }# F8 @5 D
=============================
+ V5 C) l0 w) [  a+ F7 [开票申请感言:
) T( g% B2 J; \' J& ]9 Y# A8 P1 Y3 M7 ^3 x
自我介绍:
  M  f5 O6 J, w. @TSF爱好者,几年前就接触这个领域了,鸟站的账号注册了也有段时间了,这段时间有空来写个开篇,转个正。* @7 p; ]: `& H8 H  N- o
注:因为本人在起点写书,所以只会写第三人称。
3 i! F7 W0 P4 b
( `. O+ f; Z% C! _1 z0 h8 b+ g
注册ID:yikelee9 o) J8 N  Q  n& y% `' `- ^

- V7 P" C+ E: B5 i该篇为本人的原创作品0 }" l% m& s6 I# F

( K( n2 Y# b: d+ q: E=============================1 Q  M* f4 [0 ?9 \8 p! Z. }* }* a- c7 A
以下是作品正文 :) B* l3 Q3 R/ ]7 e' r; J1 E
/ ]; u! M3 N  q
第一章 人体实验
  z/ J; b7 T7 S3 ]! H( E  P/ a4 O( ]3 X% c2 M8 z# [2 g# r, K
林源有种想吐的感觉。
% ?3 z) `# X, l2 z1 F9 S
: [. j" ~9 s: U* H1 C; m9 p
随着胃里一阵翻涌,呕吐物冲上喉头,他猛地闭住了嘴,颈部肌肉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上下活动了一会。
$ G4 {$ I; N, |) N5 R5 A4 h2 n
林源咽了下去……

5 n: c$ X) z; e2 ?) B
他打出一个闷嗝,登时,一股浓烈的反酸味道直扑鼻腔。
3 q/ _* W  L, i$ `1 {% I! R  \
呛了几声后,他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8 f! P6 I, e! c, V. G+ b
吞咽秽物的体验让林源感到无比恶心,但他没有办法。

! \( @4 }$ t4 e3 I# M/ L
此刻的林源,脑袋正被黑色头套紧紧包覆着,头套末端还在颈部处扎了个结。
/ X; s1 t0 g) W  F" K$ |
他要是真吐出来了,这些黏稠秽物可就要跟他的面部亲密接触了,光是想着都让他生理不适了。

% U+ `3 b- j8 \2 D+ ^: d, v
这该死的破路,连最后一程都不让我安生!

" A( f  O+ b" }+ n' E. U6 q
林源今年三十,是一名死刑犯。

; E& V4 P+ U, j2 a+ z1 h
林源常年在外打工,三个月前回家,发现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和镇长儿子陈斌勾搭在一起,还被他撞破了奸情。

4 ~7 W; Y. r' r2 j
看着自家床上光溜溜的两人,怒火攻心的林源和陈斌大打出手,但陈斌和镇里的地痞有勾结,叫来了一帮打手,对着林源就是一顿围殴。
2 H1 k1 J* z' `7 _
情急之下,林源抄起身旁的剪刀,朝着地痞头头的脖子一刀抹了下去,顿时血汁飞溅,像被拧开的水龙头一样往下流。

: x( g  d' _; k& ~" i/ O5 `7 j
在众人的惊骇的目光中,林源趁机发难,又冲上去往陈斌腿上也捅了一刀。
" ~3 n7 H6 Z" a( }
这群地痞多是些辍学的小青年,哪见过这种场面,顿时都被吓破了胆,扶着一瘸一拐的陈斌落荒而逃。
2 V) T8 L0 N2 [; ]1 s# e
至于那败家娘们,早就被吓到尿失禁,脸色惨白,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2 Y; W$ |2 F$ _$ m  F' l
后来,林源被捕,地痞头子没抢救过来,死了。陈斌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 H- A2 `# W+ W  ^3 G- ^6 I. i9 P
林源被起诉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最后被判处死刑。

( }& N$ f; V$ g9 p$ p! p) ^; P6 E, m
在陈斌一家的介入下,从判决到正式行刑,一路畅通无阻,三个月就走完了,林源没有任何上诉的机会。

# J, n0 E" N) r7 a- A6 C! s0 f7 B
今天是他正式服刑的日子,现在的他正坐在死刑车上。

, o* n) X( [" n# Q6 ]1 d+ f$ r
可现实跟林源预想的不太一样,他本以为自己会被五花大绑捆在执行床上,结果却只是坐着,双手被捆,还被戴上了莫名其妙的头套。

( m9 B/ V& R) K0 _# G
搞得像是被绑架一样。

5 E9 A, m" \4 H4 c5 U
而且这一路上车子震得特别厉害,他们江州市虽说是五线城市,但基建还是可以的,就算是村里也不至于有这么破的路。
) C6 r7 j% c. {* v  X
林源在疑惑和恶心中被折磨了半个多小时,车子总算停了下来。
! C, r% t( P: I% M  }
下车后,他又被人推着磕绊地走了十几分钟的路,头套才被人摘下。

4 Z! g3 b2 m6 L. d) \. ^5 s0 [
刺眼的强光袭来,林源抬起双手捂住了眼睛,从手指间拨开点缝隙,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视野中退了出去。
$ B: k5 ~' @+ \- ~+ W7 j8 i; d
那应该就是押送他的人了。

+ X& c+ P" C8 F% u, y
啥情况,搞得这么神秘?

9 l: w$ M' v5 b% j" I' ^
林源用了一分多钟才适应了突然转变的强光环境,放下手臂的他,对着四周环视了一圈。
! R6 r+ d. A, j6 k8 v' `; k2 d
是一间白色的屋子,周围是三面白墙,正对面是一块透明的大玻璃,玻璃那头站着好几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正对着他指指点点。
0 S# m1 i( O3 d" F# ?; r$ ^
而林源本人,则被困在一个透明的方形容器里。

0 _# O7 l+ |4 b( Y3 l
容器侧壁固定着大大小小的金属仪器,上面显示着他看不懂的数据,像是监测仪。
+ b# g- \" l5 Z9 W! g
在他头顶上有一个巨大的金属臂群,像蜘蛛一样张开锋利的银色臂爪,中心有一圈插满试管的圆环,试管里淌着各种颜色的液体。
9 c+ q4 Z+ o- G! p
林源心里没来由地颤了一颤。
. \* p6 r4 n& g. j- S  K6 F' l
这都是些啥啊?
; K' O* N3 H$ l) Y. F- p% |
现在的死刑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

3 `& `  m7 d$ {
“监测仪器,运转正常。”
) N) P  i9 B" r
“Z型注射臂,运转正常。”
+ Z" C) _8 H" s, g
倏地,机械播报音在这片狭小的空间内响起。

4 k. k; m( [0 E) r; y1 ?) A+ V5 @
林源心中一凛,他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 U/ S& U5 O9 N
“第213次GP试剂实验,开始。”
- j) U7 g1 R/ t& K* R4 j3 M
话罢,方形容器四个侧顶的喷管,开始喷出大量白色的气雾。
$ F/ j; l- }# }' E  l* S
糟糕,是人体实验!

1 x8 ]6 e9 J0 t6 j) R
林源就是再迟钝,这时也意识到发生啥了。

9 _6 I* F1 r/ K+ J  t' n
死刑犯被拉去做人体实验,科幻片里的老桥段了,可他没想到这事居然会落在自己头上。
( L* ~, z0 r3 x# G
求生的本能促使他立马迈开了腿,往容器边缘冲去。

! c8 A" P3 c2 q8 ^
应该有个暗门,之前给自己头套摘下的人,肯定是从那里出去的。

$ r7 r+ K# B8 N! c  S7 h0 [( o6 P
林源记得那个方向,就是他现在跑的方向。
0 J7 n7 l( e+ p
他捂住鼻子,屏住了呼吸,那个白色气雾,一看就是麻醉剂一类的东西。
  ?# b( s# t2 r6 ?. ~. L" k
可他没跑几步,双腿突然就软了下来,重重摔倒在地上。

* A) Z- R0 C" j6 ^9 q
什么情况?

4 r' _0 j+ K) g4 p. s7 ^+ S5 ~/ a
他都没呼吸,麻醉是怎么生效的?
$ C2 J. ]* c' K+ |! b
而且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 {: w- A  I! _( Z2 P7 w
他扭头往身后一看,瞳孔猛地一缩!

" [9 a9 A! Y5 N, o
他的脚确实软了,物理意义上的“软”了。
  ~. J' K. H' G4 l
他的小腿瘪了下来,鞋子已经脱落在一旁,肌肉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快速萎缩,直到变成了一张皮。

( z) K& a, F3 Z3 b
不仅是小腿,在视域范围内,他身体的其他部位,包括手臂、大腿,都在发生着同样的变化,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

7 ]7 I0 G$ S7 R3 h4 O. H
整个变化过程中,他没有感到一丝疼痛,但却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 x9 V. y; h( w- {& k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怎么变成了一张皮?!

$ a; V4 T) D0 a
身体正在经历的变化已然超出了林源的认知,源于未知的巨大恐惧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攫住了他的心脏。
; i/ ^& J3 \% J7 S4 Y- i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机械传动的声音,顶部的金属机械臂降了下来。

5 `1 H- ~/ t) C  u
中心圆环内的试剂高速自转了几秒后,被小型操纵杆推到金属壁内侧的卡槽,嵌在了里面。

, U( b4 _5 X  |& d8 K" W, e
随后,几十个金属臂一齐伸了出来,像是猛兽彻底张开了獠牙,要将猎物吞入腹中。

: _2 B$ q4 A. m+ }5 F+ z, o. A% D+ V
臂尾末端是尖锐细长的银色针头,它们统一对准了林源尚未皮化的颈部,深深扎了进去。
" J0 [5 H. x6 S. K  G' y" M2 i* k& q
“啊啊啊啊——!”

1 p) g; P8 k- d$ r/ I
刺入脊髓的剧痛让林源喊出了声,但他的身体早已无法动弹,只能如同提线木偶一般任人摆布。
/ G  p9 y. j; @: e5 D: r
试管中的液体被瞬间抽空,被一股强压打进了林源的脊椎。
2 c' F* W: ]/ ^; h: d1 F( N2 O9 ?
林源的眼眸瞬间充血,紧接着,他身上发生了骇人的恐怖变化!

1 W& A2 Z) Z! ]! v  y  j2 ^& s
他的身体开始扭曲变形,全身各个部位突然夸张地隆起成不规则的形状,很快又凹陷下去,然后再次隆起,周而复始。

) r5 P# o# W7 ?; E
仿佛置身于两个快速切换的极端气压中,林源的身体在爆裂和压扁的过程中反复横跳。

* _4 o+ r. c: B
剥皮拆骨般的巨痛像是从体内每个细胞里迸发出来的,如同无数柄巨锤砸在他身上!

* s: i$ H2 y  r+ k! U
可即便是承受着如此可怖的剧痛,此刻林源的意识却展现出超乎寻常的清晰,完全没有痛昏过去的迹象。

) R% [1 W6 d" T, Q* ]6 n. Y
他像是进入了一种超级清醒状态,林源甚至能感受到大脑在不断地膨胀然后萎缩,每一次膨胀都在用力撞击着他的颅骨。
4 H, H* X4 m. O) ]8 w
林源不知道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极端的痛楚让他丧失了对于时间的感知力。
( j2 y- O+ e: k* I- X, P7 G* M
“咔嚓”

7 i1 a* ]9 L8 A8 U. {* a& B0 _
他听到了一丝骨头龟裂的声音,起初只是轻微的一声,但很快,便细细密密地,如雨后春笋般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

3 f# t2 g  ]; ~4 ~. i: h
“砰!”

( H; T1 ]) S/ a; A5 I5 d9 ^. `
碎裂声不断聚集,最终引发了一阵清脆的轰响。
  J( j& I, ^( I9 o. |& M
是颅骨爆开了!
6 `4 n2 z% w- K: _" D; q
林源看见自己的脑子飞了出去,并在飞行过程中爆裂开来,溅了一地血泥。

5 Y8 m; Z- x: i* q( L
而他的整个身躯,随着大脑的爆开,彻底崩毁瓦解,融化成了一滩流质物。

9 u' A5 {: G: E& X
两颗充盈着血丝的眼球被弹了出来,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后停下。

3 g8 r6 l9 b! w. a  J/ i7 Y' z
眼球正对着镜子前面的工作人员,尾端还牵扯着断裂的神经,仿佛在盯着他们,带着难以名状的惊惧和愤恨……
, t( B7 Y1 M# Q5 v$ }1 C" S
! A3 m  e! [: s% \( P

) s' V) K. c  D" L第二章 G7研究所
/ m1 F' V! i5 f2 N
2 P3 \! p, f6 b# ]
「第213次GP试剂实验报告」

. {: x* I. r: b6 x# G) u$ m0 E
「实验体注射后,皮化停止,并发生胀缩异化」

9 E' F5 }1 \- Q# ^! P* [/ o
「异化过程中,实验体生命体征波动大,但尚未突破生存阈值」

) d/ E+ W6 K/ [+ u0 y- E/ w7 B0 R
「据脑波图显示,实验体意识尚存,脑域开发度突破90%」
# i" W4 o$ J$ v2 }5 d0 [
「从皮化至死亡,实验体共计存活1分13秒」
$ k: O3 V0 @$ t. o+ l$ H8 }
「实验结果:」

7 t: F' D0 y4 A4 I0 o7 O% p% ?2 @
高雯眼眸闪过一丝犹豫,敲着键盘的手停了下来。
9 P& `- f$ w: R) |( a6 f. ]- a
她拿过键盘左侧的资料纸,捏在手里,盯着看了一会。

) _( Y0 t0 \/ }, B$ |+ ]
是实验体的相关资料。
( j! d3 C5 I$ f9 Q3 W) \
高雯眉头微蹙,似是在思忖,资料纸的边角被她捏得发了皱。
9 K) ]# _1 O7 @2 a+ p9 }) r( V
“怎么了,高雯?”

9 p7 T2 I: w) y! V6 c4 I, d
身着防护服的女人走到高雯身边,将面罩摘了下来,放下兜帽。

8 y/ H8 @" f+ I5 O: R- d) P! T
是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和高雯年纪相仿,面容姣好,脸上带着热切的关怀。
+ j5 `% ~; j! s- Y3 v) W
高雯抬起头,朝女子点头致意,“倩姐,我没事,就是还有点不适应。”

0 ^  U+ b2 Y; s9 l2 c! w" s6 z
女子朝实验容器的方向看了一眼,又将目光移回,唇角一勾,露出了然的笑容。

# A- K# O6 S4 U: x
“你来这里实习没多久,对这种场面见得不多,有生理上的不适是正常的,以后习惯就好了。”
9 a" q( Y4 }4 N3 t+ H, F1 k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还拍了拍高雯的肩膀。

2 U7 Q* z6 w- r% P+ \% _3 @
“好的,倩姐。”
+ `4 K1 c6 A+ e; h
高雯定了定神,继续敲起了键盘。

7 a2 y( T8 f2 @7 ]/ M& T; }0 P  X
「实验结果:试剂成功阻断皮化反应,但未能使实验体恢复原貌,最终造成实验体崩坏」

8 U& |" G$ _8 P- o% O
「残余人体组织由后勤部回收,检测后收入仓库」
& s* d: l, w8 O+ }/ D- u* Q
「报告结束」

! s# {, i5 l, c9 t. }8 P
高雯将报告打印了出来,并将它放在一沓资料的最上面,用长尾夹固定在右上角。

. \, [% W; o8 C# Q# K
她拿起资料,站了起来,“倩姐,我先去找所长汇报了。”
( _6 i* Q8 R! |7 o; a
“嗯,去吧。”

5 p+ Y5 R' F4 E6 o* {( b
直到高雯推门离去时,女子脸上始终都挂着和善的笑容,就这么静静目送高雯的背影。
) F) H3 X3 L+ p! h8 K: d  W2 i
可当门被关上,高雯的身影消失在她视野的下一瞬,女子脸上的笑意便骤然失去了踪影。
& U- W0 r: d" c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乌云般阴沉的面孔,眼底浮现出不易察觉的阴鸷幽光。

5 ~3 Q9 {  g, f8 z
……

: q1 a4 C! I& @! b$ |, a! `# f4 Q
G7研究所,坐落于江州市青云山的东侧,地上建有三层,通体呈圆柱形。

! o% p4 L. h  @7 u$ C6 w: U. p1 A
研究所四周遍布缠满铁丝的隔离网,顶部通着电机,密密麻麻围了个水泄不通,只有西侧一处小门可以通往外界,配有十几名安保看守。

- E; U7 Y4 S. P. F- m/ Y8 t
研究所的前身是用于疫情备战的隔离方舱,后来疫情全面放开,方舱还没等到正式投入,就成了一片草芜丛生的废弃之地。
/ ?; L* J  O  R5 ~- [" k: D
直到去年,方舱开启了改造计划,在地下又新建了四层,才成了现在的研究所。

* `. P$ v4 B4 l& h3 e
所长办公室位于地上三层东南侧,光线最好的位置。

7 C. u, r' b0 G6 O  F3 z+ @' l5 A
阳光穿过百叶窗的缝隙漏进房间,在淡蓝色的绒质墙布表面打上数根斑驳的光条,将原本映在墙上的纤长手影分割成工整的数段。

$ M6 C* X9 [- p$ d" c
沈雨薇背靠在人体工学椅上,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眸,正凝视着自己端起的右手。

, h; F# D  ^6 Z3 A; z% V
在沈雨薇对面,站着一位形态丰韵的女人,身着一袭简约大气的职业装,干练的剪裁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形。
4 h! m( j* g8 h- u1 k+ g
与令人血脉贲张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女人略显幼态的五官,睫羽轻颤之下,竟显出几分二八少女般的青涩。
# h! L1 |3 p: ]; z) a" a+ j9 r
她抬起手,纤长的中指推了推复古的金丝圆框眼镜,在女人高挺鼻梁的映衬下,一股知性的禁欲风从她不经意的举止间散发了出来。

$ e% m7 _& V) }7 V, i# `1 D& z
“董秘书,过来。”

# r- e1 h; }) X3 Z9 x$ V
沈雨薇朝女人勾了勾纤指,唇角也勾起诱人的弧度。

4 n  K" V  k, |: k  P8 ]
董雅走近沈雨薇身旁,跪了下来。
" f3 H9 d  x5 Y3 ~" P2 c
沈雨薇将椅子转过来,俯下身,伸手捏住董雅的下巴,抬起女人的脸,与她对视。
: {4 W6 U" l/ x, {/ S! ^% t" V; f
董雅眸底蒙起一层极浅的水雾,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 b4 w- b9 g$ Q4 Q
女人的变化尽数落在沈雨薇视线里,美眸里染着的笑意愈加雀跃了几分。
+ u; T8 f% }. H. @! m7 o' n$ n) N
沈雨薇食指摩挲着董雅的下巴,沿着女人精致的下颌线条一路往上探去,来到泛着红润的唇瓣处。

, d- _9 ~& a8 b* _9 y
女人呼出的温热气息扑在沈雨薇的手指上,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指腹传了过来。

! N" [8 E: Z. r' I- n
她掰开董雅的唇缝,探了进去。

. r5 ]( I3 T3 O! W+ y: h
女人的眼神变得水润又迷离,她的舌头接纳了沈雨薇的手指,轻轻打起了卷,发出宛如婴儿吮吸奶棒的声音。

  L1 Q5 v/ {6 @3 {" x1 {
沈雨薇眉梢舒展开来,露出享受的表情。

: M* C4 [4 l6 N0 x
她的手指在女人的口腔里轻轻抽动着,董雅也很配合,灵巧的舌头始终抵缠着对方,彼此间像是配合默契的舞伴。
( b* ~. J0 t) }5 {
“咚咚咚”

( F( V) {, A0 V9 Q9 a. L. g3 N7 y1 s$ p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陡然响起,破坏了屋内的旖旎气氛。

% {' \) A- B  n, p: X
董雅往后退了几步,站起身来,旋即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巾,替沈雨薇将手指上的水渍擦拭干净。
7 Z5 S. U- d% |7 F
被口津浸润的纸巾并没有被她扔掉,而是将其揉成一团,捏在了手里。

! A3 Z* ^7 i, W- U! [
做完这一切的董雅,退到了沈雨薇身后,帮她扶正椅子后站在了左后侧。
7 S% x' y; R7 J+ f) ?4 f
她收起脸上的情绪,端了端神色,又恢复了一脸冷淡生人勿近的模样。
& _7 `; z/ s) @/ J
沈雨薇笑意盈盈地看着董雅,眉眼弯弯,她对后者的一连串举动颇为满意。

7 o( L) v9 k1 r5 k
“进来。”
; m0 j/ Y' G1 R; |0 \& n. ]
沈雨薇扭过头,视线朝向正前方,薄唇轻启。

8 j8 C! T( P! `
进来的是高雯,手里捏着一叠资料,她显然没能觉察到屋内暧昧气氛的端倪,径直走至沈雨薇的办公桌前。

/ t- \; ^: n$ F0 e
“所长,这是今天,一共5份实验体的资料报告。”
& X& @9 g/ j* g; E  V  f! g, c) T
她伸出双手,将资料递给了沈雨薇。
; R) f# R' @3 W' r
沈雨薇点了点头,接过资料扫视了起来,前面几份扫得很快,刷刷翻了几页后,她的目光忽然停驻在了一处。

9 p! s& T/ y  H; u: V4 F
“这个213号,倒是有点意思,意识是清醒的,存活时间还超过了一分钟。”她眉头一挑,兴趣被勾了起来,露出一点讶色。
% w7 L' f3 P6 `9 ^( I" l4 o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之前的实验体,存活时间应该都没超过15秒吧。”沈雨薇问道。

" N" S  T9 t5 o* [8 W& S& N
高雯沉默了一瞬,银牙轻咬,开口道:
7 E8 W  K+ |0 F$ w
“是的。”
' c  i- s/ K9 M4 ]" `3 N, N/ c9 C
说完后,她默默低下了头,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她脸上表情的变化。
* P! j2 a* Z% L8 j9 p/ z
“重点记录这次实验的试剂调配,后面的实验可以在相关数据基础上展开。”沈雨薇给出了指示。
+ @9 f; b( X9 b( l) _/ f! {
“好…好的。”

% N( |! q; M2 w
高雯垂眸点了点头,正欲转身离去。

/ x5 _4 }; M( q" M) b0 ^, k
“等一等。”
$ Y) `% s# Y, n' H: v* v; c
沈雨薇忽然叫住了她。

  F* j' H( Q+ n7 j* V. v
“是哪里不舒服吗,小雯?”沈雨薇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高雯身边,牵住了她的手,“你的状态瞧起来不太好。”

6 e# }0 p4 W+ ]  k
“我有点担心。”
7 D) K! ]& E( ?) A8 |
“所…所长。”高雯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她慌忙缩手从沈雨薇掌心抽离,结巴道,“没,没什么的。”

6 J. [0 m. w; p4 l% d0 i
感受到那份温软触感从自己手里丢失,沈雨薇倒也没恼,只是饶有深意地盯着高雯,就这么瞧着她。
0 `$ q, K4 P/ `* p! f5 O9 T! l  ^
那双眼睛,犀利精明,高雯甚至不敢与其对视,仿佛对方仅用眼神就能将她剥个精光。

# b6 P, J0 L* n& i! ~/ M4 V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小雯。”沈雨薇抬手攀上高雯的耳际,将她几缕翘开的发尾拨了回去,替她压在耳后,“你知道的,我很看重你。”

" O$ m# z. X5 u' W& E; S9 Z" y
“所以…告诉我,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8 _9 s  o, w& x, n, n; l1 w
  |* t! c8 E$ a
第三章 黏液复苏
5 e' J7 V$ H& i) M
% s# I! ~8 o/ c- U& @+ y
“所以说,你是觉得试验对于实验体过于残忍了?”

3 h4 K1 ]+ l& Z; z  i, y4 \9 G
沈雨薇抬起中指缠住高雯披在肩上的发梢,打着卷儿,貌似不以为意地问道。

' o  [# m: o4 l. X  ~
高雯悻悻抬起头,看着沈雨薇,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 P8 D" ]  B8 q/ ~6 h% G
她在G7研究所工作了一个多月了,原本也以为自己习惯了,但213号实验体的表现还是给她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冲击。

  T' w3 p+ Y) l# ~
其他的实验体,大多坚持不了太久,即便有,也是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虽说也有血腥场面,但更像是屠夫在处理一块腐烂崩坏的肉。
+ B. v" Y! B0 Z
有不适感,但更多是生理上的,对于大学时期上过解剖课的高雯,尚在接受范围之内,她大概用了一周就适应了。

' c; T5 V9 _  l3 I% I, u) L
可213号实验体,却让高雯深切地感受到,死在眼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 N$ A: a% ~. M, n
直到现在,那位名叫林源的男人,他在临死前的痛苦挣扎,那双充血的眼睛,总会时不时恍现在高雯眼前,如同一团挥之不去的阴霾。
0 Q# p1 V0 K+ R' `! T% J6 ^
“嗯……213号,他的死状实在太惨烈了,我——”

* q8 H) C, z- J7 k; q; O
“小雯。”沈雨薇蓦地开口,打断了高雯的话,“你知道国家为什么建立这座G7研究所么?”

9 y8 h. M% ~2 Y$ H' L" s& t. N
高雯摇了摇头,她确实不清楚这座研究所的目的。
3 [; E% k* O8 u1 i% a9 H0 I
她本是从事生物实验的研究生,2个多月前,有几位自称是国家机关的人找上了她,让她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G7研究所,并和她签了保密协议。

  y7 ~4 ?! J4 z/ p8 M* |' J
在等待了一个多月后,高雯便来到了这里,参与了这里的试剂研究,她的工作主要是记录实验相关数据。

. \9 W5 x; N# p$ H- u
沈雨薇退后几步,靠在了办公桌前,徐徐开口:“皮化试验的气雾,是被我国缴获的美利坚的生化实验室产物。”
# \5 O8 Z- j, O4 G! R3 z
“生化实验室……美利坚?”

5 U: F/ Q  a6 g: \. W% Y4 g
高雯惊得张开了嘴。

' O8 t2 ~, D; K0 g$ O
“是的。”

3 o+ W. N1 q0 T  U/ q/ N
沈雨薇朝董雅丢了个眼神,后者很快就心领神会,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一小叠资料,递给了高雯。

! \$ ?" X+ ]6 Y! v6 i
接过资料的高雯翻阅了起来,只过了一会儿,眉心便拧在了一起。

0 ]' e( @8 ~1 H9 {' m. j# J. ?4 k
沈雨薇继续解释道:
2 F4 n' g' S0 w8 H, U
“这些年,美利坚一直在致力于开发生化武器,前几年在全球境内的新冠病毒,已被证实是美利坚实验室的产物。

# }! d& d4 X5 i0 i) ]" g
“皮化气雾,是去年国安局截获的一条情报,是由美利坚安插在国内的间谍传递的,顺着这条情报,我们在西部偏远山区找到了一处秘密实验所。
! _, o* h+ l, v0 w
“气雾的效果,你也看到了。人体接触后,在几秒内就会迅速皮化,虽然能保留意识,但不能说话,就和植物人一样,身心都被困在了一张皮里。
  V- W8 u2 Y- m7 U0 p6 L
“如果这个可怕的武器被投入到军事战争,亦或被间谍恶意在居民区投毒,你能想象这会对我们的军民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 z" ?5 O$ Y' i  T# a' B" _
高雯理了理思绪,揣着心中的疑惑插问了一句:“所以,我们研究的GP试剂,就是为了让那些被皮化的人能恢复原样么……”
# ^- P5 t0 G; L# B) ?
“是的,小雯你很聪明,这点我从未怀疑。”沈雨薇再度走至高雯身旁,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7 Q" A: @; n& I( n
“在国家大义面前,个人情感理应为其让路。况且我们实验的对象都是死刑犯,他们都是该死之人,每个人都犯下了不可饶怒的罪孽。”
& u6 U4 r1 B; [
沈雨薇轻抚上高雯的脸颊,指腹在她光滑细腻的肌肤上细细摩挲,眼眸里流转出不加掩饰的宠溺。
3 h) N. z- [# u
“小雯,你不用为此困扰,我们在做的,是正确的事。”

6 Q# U6 J1 p, R( L; V
高雯脸上染起一抹微醺的绯红,她定了定神,像是下定了决心,说:
! Z7 U% N1 t# L( z2 B
“谢谢所长,我想明白了。”
3 X$ t; H$ I; ]7 n) m
-----------------

( F  B# M% M5 I! T0 t
我这是……怎么了?

- o6 p0 {4 c+ y2 k0 A2 C# [; O
林源试着睁开眼……
9 U% x: O( {2 Z: a" o& @$ Y/ ~0 j) ?
哦,不对,他已经没有眼睛了。
' x5 V. l+ b# b+ ~5 L
但林源的意识确实在此刻回了笼,并且获得了类似于五感的感官能力。
" ?4 [. ^' K2 E6 f- w% u* i
林源最后的记忆锚点,还停留在脑袋被崩飞的那一刹那。
6 V  M7 {. q4 e& u4 }; K
回想起生命最后时刻的种种细节,一阵不寒而栗的感觉霎时扼住了他的喉咙,掐得他喘不过气来。

* K  x2 n, ^. \+ N! g
呼——!呼——!
9 y, ~" J. @3 a* A( e' y
他大口喘着粗气,数十次深呼吸过后,才算缓了过来。
4 ^; L. ^' F- p7 w( Z
所以,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 _# a' S3 T! K% x7 S" }2 j
林源冷静下来,开始认真审视起了自己。

, h4 r) S$ |1 p1 h4 Q: g1 z
他观察了一下四周,尽管房间里没开灯,处于完全黑暗的环境,但林源却意外发现自己有了夜视的能力,周围的一切都能看得很清晰。
& H) Z- Y9 G# S' _
他发现自己被装在一个圆柱形的玻璃罐里,顶上是一个银色的金属瓶塞,瓶口处还贴着一张白色标签。

- @& D5 I  h- ^
整个罐子被置放在开放式的多层储物架里,对面也是同样的一排,和图书馆的布列差不多。
+ v: H" p4 m5 \
他的身体……也许用“身体”来形容不太妥当。毕竟现在的林源,已然没有任何人类的模样,更像是一滩灰白色的流质物。
+ D1 I- N7 Y, w
看来这个罐子,是用来装呈自己的人体组织残渣的。
) p& z6 n/ j% k" w! d
从颜色来看,应该是爆裂后的脑子,不过体积上倒是变大了许多,也许是试剂的效果。

! r/ g0 y: u! i% j8 C0 b: F' k: W
至于他现在的物种属性,应该是黏液一类的生物,类似于动漫里见过的史莱姆。
. K. \0 b- X( V4 P
看来自己应该是被丢到了仓库里,周围那些差不多的罐子,估计都是被抓来的其他实验体,只是瞧起来毫无动静,想来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0 w+ ]; P# {* T5 N7 U! \
林源觉得自己的存活应当是个特例。
8 h. ?& L9 h+ @& V( v
不过既然是实验残渣,就存在被人定期检查或统一销毁的风险,一旦被人发现,估计自己还是难逃一死。

' z( a% ?2 \, J& t7 d
他必须逃出去!
0 y; a8 K) }9 _: E
可自己现在没手没脚,要如何逃?

, @; b) C/ |- j3 h
林源试着驱动了一下现在的身体,黏液在罐子里游离了起来,形态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 q+ G+ v5 i; ]( |+ a4 |3 _
竟然还挺灵活的。

. Y( G; Y( J. ]  o7 Y
他又仔细观察了瓶口处,发现金属塞子并没有与瓶口边缘完全严丝合缝,是存在些微空隙的。

. C0 v1 j( u9 ?
自己现在是黏液,本质上是一堆液体,也许可以钻出去!

7 Z) z* v$ d( A3 R" O) K4 F
林源沿着罐壁迅速往上蠕动,待到靠近瓶口处,他猛地驱动身体,用力往外一挤。
2 J& @) L, l6 s3 d2 w+ f
黏液紧贴着细小的壁缝,从瓶身外头冒出一部分,仅仅几秒过后,林源就完成了逃逸,整块黏液包覆在了玻璃罐的外侧壁。
) K5 F+ v/ T6 y' d
成功了!

5 `# E( W$ v# H! [2 G: Z
林源心中暗喜,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只听见“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忽然打开了!
7 ]4 z% |! b+ n' d  @2 X
不好,有人来了。

" ~' x; B9 K( ~7 |: |# u$ Y
感受到光源刺激的林源,心里暗骂一声,赶忙驱动黏液往后一缩,来到了储物架的背面的交口处,位于前方视野的盲区。

1 j7 b4 T# D4 _# B4 p/ w5 b
在确认安全后,林源将黏液的很小一部分凝聚成细小的肉芽,如同伸出触角的蜗牛,偷偷探了出来。
7 I, W# l8 h. t' ?, Q. z8 n0 X
作为黏液的林源,这是他在先前观察中发现的特性——他身体的任何部位,都能获得完整的视觉感触,而且视域范围比人类要大得多,更接近鱼眼的效果。
" d6 b& ~- Y3 G& l  q/ ]
在他视线里,门口处走进来一女一男,走在后面的男人伸首往外张望了一会后,反手将屋门重新锁上。

- ?7 ~8 X* Y* T" M4 t( u, M3 D0 d
男人看上去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了,穿着一件略微发皱的白衣大褂,长得一脸猥琐样貌,脸色暗黄油腻,头顶上的“地中海”特别扎眼。

7 m9 _+ h0 h# Q5 }/ Q  ~5 `# h
女人则显得年轻许多,穿着性感,身材亦是十分火辣。

; l. k! }, ~/ D. a- z  Q" a, A
黑色的吊带抹胸将她乳型衬得极美,雪白酥胸有三分之一露在外面,外头则罩着件淡紫色的开衫。一双大长腿被包裹在浅蓝色的紧身破洞牛仔裤里,勾勒出修长紧致的腿部曲线,裤型是高腰的,裤链紧贴在性感的肚脐下方。

4 A- ?0 D7 Z# n: G
两人互相推搡间,来到了林源所在的架子处。
1 n6 T% S6 B, K) o, g6 h) i
=============================$ ^% \/ X. S2 M! }5 w
) b1 D" s1 l8 T6 u/ m9 K2 r3 M; \
中长篇,未完待续……
" ^: q/ z9 B$ a: M6 R6 y" u写了开篇3章,7000字,希望大家能多给点赞票,转正后会持续更新的。% e! I) S  e( t/ f
' Q. q1 Y* z% M) e4 e) f
! T( B# A5 C! {% ~$ G+ T, v

8 ]" d* c8 C! C" g" W9 {) |9 r' r: T$ y. X' c- x& F

  X, v% D4 H( N8 P2 V, g. M7 x

单选投票, 共有 238 人参与投票 查看投票参与人

投票已经结束

51.26% (122)
2.94% (7)
45.38% (108)
0.42% (1)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7-10 21:4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ikelee 于 2024-7-11 09:19 编辑 " A3 W3 c9 ?/ c
6 M$ T* z% c; ]3 B" Q! Y1 ^
谢谢各位论坛大佬的点赞支持,萌新在这里给你们磕头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7-10 20: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蛮有意思的,加油期待后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写的很棒,期待后续精彩的内容 为你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写的不错,点赞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皮物➕史莱姆,期待后续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很有质量比一般人写的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感觉这些研究员也不是什么正常人的样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至少写到tsf情节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行文清晰,剧情也有逻辑,很好的背景展开。投赞了,希望入坛能补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希望入坛后能够后续补充下剧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7-11 18:45:48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是入园但是寸止还是有些让人心痒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前面的铺垫写的很不错,比很多人写的都好了。可是至少写到tsf情节吧,不然你这篇文现在跟tsf有啥关系呢

点评

这两天就写下一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4-7-11 22:4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写的很好,欢迎进坛,另外希望进坛别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7-11 22:47:27 来自手机 (点击此处下载APP) | 显示全部楼层
lj2608813 发表于 2024-7-11 21:48
" e$ G( g' s- N6 s前面的铺垫写的很不错,比很多人写的都好了。可是至少写到tsf情节吧,不然你这篇文现在跟tsf有啥关系呢{:6_ ...
$ P& a) `. s6 X
这两天就写下一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7-11 23: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到任何tsf情节,所以我看到一般直接踩,没有想看的欲望

点评

感谢大佬的踩,谢谢评论!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4-7-11 23:5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4-7-11 23:51:23 来自手机 (点击此处下载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ikelee 于 2024-7-12 00:22 编辑 3 L' H4 Q$ A3 P! [1 {% @
ccol666 发表于 2024-7-11 23:11$ h6 j5 z" o% d* ~8 m" F9 J! f
没看到任何tsf情节,所以我看到一般直接踩,没有想看的欲望

* |5 V4 g' k" T# X
: ~# y" M  Z- Q: {感谢大佬的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7-12 16: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少了点,不过期待后续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很期待后续,有一说一论坛里大部分都是伸手党,不更完很容易被讨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期待后续,但愿别鸽就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7-14 21: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就是少带点政治成分,至少用“z国”和“A”国代替。期待之后能写出更多好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期待后续,大佬不要鸽了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發布資源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限时)自愿冻结账号|小黑屋|荆棘鸟学园论坛 (在互联网上寻找包容TSF文化的栖息地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7-22 00:36 , Processed in 0.036510 second(s), 46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d On.

荆棘鸟:幻想传说的一种奇特鸟类   

© 2019| 荆棘鸟学园论坛| 网站归属地: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荆棘鸟学园论坛是公益性质的TSF交流论坛,完全免费使用,无需任何付费,直到论坛无法承担。

论坛所有作品都由网友创作上传,不代表网站立场,如有侵犯版权等行为,请来信告知,论坛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