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180|回复: 21

【申请转正】【原创文】新生之礼 [最后更新:194 天前]

[复制链接]
自我介绍:我是paulreeves,可以简称我为paul。之前就对vv文有一些兴趣,想自己试着写一写,就看看能不能申请一个正式会员,跟同好学习交流一下8 g6 G' A" f+ ^) J$ n8 I
id:174657 o. U* S0 N- Q+ k. L1 F
' Q* u) C5 K0 Q" U
写在前面的话:我自己不怎么看h,也暂时没有想写h的欲望,若没戳中大家的话非常抱歉。之前我一直没看过这种硬核文,就想着自己写一写,如果能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体验的话是我的荣幸。暂时摸了个开头出来,后面有些眉目了,想着进站后继续更。废话就先说这么多,上文) s: p& B4 ]9 R4 a# k+ j8 p1 G
————————————————————7 L7 U* g$ w* o2 u$ L; P5 L( E0 r+ t
" q+ O) J' Q7 v4 O. P" I* V
2 M' X: t0 Y7 O6 a

( b, _+ k' K8 j
. q/ j; j3 t9 R5 {; h; `% b7 _1 n8 n1 z. e# A1 e5 G( R
引子3 W4 a7 x, N6 v4 {( ?. s
我是谁不重要,但重要的是,刚刚凌晨2点,当我忍着腹痛还在量子速读《生理学》为第二天考试做准备时,我的胸口又好似被一只大手握住一般传来一阵剧痛。我想发出惨叫吵醒我的室友,但我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走一样,喉咙里只传来一阵啸鸣音。我立刻就认识到了什么。: W: [/ ^7 z) |
md,今天刚听老师上课吹水说心肌梗塞在发作前一小部分人会出现类似肠胃病的症状,这怎么降临到我身上来了。4 v7 N$ t0 y7 r9 a2 T
不行!我还是个单身小处男,连除了我妈之外别的女生的手还没牵过,就怎么能如此倒下。# |7 V5 |) Z+ F' Y
然而病程的进展并不会随意志转移,我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皮越来越沉重,我的意识渐渐模糊……5 r* _3 k6 q% u- t. `" [- [, j

( y5 Q2 B! [! C5 [* d% I! x* U医院章
$ H/ q. z( ]4 i: i& m/ y) N7 Q没有由来地,我突然感到一阵心悸。8 M; i% U! g* Y* ?7 g. c
咦,我的意识回复了?难道狗儿子们把爹爹我送到附属医院那了?完了完了,不会我醒来的时候老师正带着同学围着我的床进行亲切的案例讲解吧。9 C+ w, f* G' S: Y& F
不,这不是现在该担心的,也许我现在应该先确认一下自己的状况。1 Y1 i; Y* @  O1 R
我想移动自己的身体,但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感觉。+ \* `4 d0 G7 f: j8 l" s
心头一丝凉意闪过。
3 V' e( I4 Y$ n' K& T$ K: K1 ^% A收束心神,内视己身,我“看”到了,不,不是看,就仿佛画面自己映到了我的意识里。' F  R* A+ T$ |) u& w
那是一片星空,大小不一的光点星罗棋布地点缀在黑色的背景上,光点间似乎有一些细线。
. K) b6 {* |1 E. O0 u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当我刚出现这个念头的时候,我的“视角”骤然拉近。
. _- E5 h# \' \此刻的我就身处于这片星海之中,一根根细线在星点之间明灭闪烁。. G8 }3 v% [+ C
这是什么?
/ K  Y& S! Z; l& c, y/ F正在我困惑不已的时候,一颗光点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它周遭的连线也随之变得密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些信息进入了我的意识。从流入的信息中,我感觉到一丝熟悉。6 I' h; x* |7 Z: w: h3 P
似乎和扫描隧道显微镜的图像有点像?
$ Q7 q% e) k' |, w5 _9 I图像还在不断地变化,看来信息的输入端正在空间中移动。9 D( X  h; V; y
如果这是显微图像的话,那么什么物质会在一端有一个四取代正离子,另一端是两个长链,其中一个链上还有一个sp2杂化的原子呢?! F! E9 \# v' v
磷脂?我有些吃惊。2 g2 D- @6 M( V6 o
下一个瞬间,关于这个光点的周遭的更多信息流入意识:这是个球型的视野,球被包裹在磷脂中,紧紧地结合在一个蛋白质上。
  j& n6 ], b" f& d( c% R4 ]在研究清楚蛋白质的结构后,我终于知道了我的处境。
) Q* f4 x1 `, `: B' f+ _这个蛋白质可是大名鼎鼎的ACE2,新冠病毒的结合位点。
+ q; [: g: }; l& i! r$ i5 ]1 R* j要是这些光点是我的意识空间的话……
6 j* n2 g' V  S4 \2 |: v坏了,我是新冠病毒成精了?
" d; H' a. k9 Z( m. i; b8 v虽然这的确很有乐子,但现在大家都有抗体了,那我不就成纯纯等死的吗?2 N! {! _% ]+ d: E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现在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看着囊泡在一点点牵引着我走。) J% ?9 l/ p/ A* Q+ ~1 w0 I
——————分割线——————. S2 e9 S& [; P
不知道走了多久,球体从囊泡中出来了,RNA复制酶开始对RNA进行复制。
7 N1 M6 F2 M. {4 k+ I7 |- [1 t然后,就在一瞬间,这个细胞仿佛成为了我的延伸,它已经完全成为了我的一部分。2 [! N0 s" o& Y* a( v: V4 d
我心中一阵狂喜:既然我能在感染这个细胞后直接接管它,那么我直接把我感染的这个倒霉蛋全部顶替不就好了吗。
4 u9 N8 {6 n8 z不过我只感染了一个肺泡细胞,要想直接侵入大脑的话还需要在繁殖中躲避免疫系统的追杀。
# u( F6 s  c9 ^6 [( ^/ z1 d" B不过这还不简单,免疫抑制对我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再加上最低限度的复制,避免宿主细胞坏死。1 C; _- R; a  f( t3 |! a
说干就干,糖皮质激素,CTLA-4,PD-1,IL-35,TGF-β,IL-10,抗IL-1,所有异位表达全部启动启动启动启动,还有这个。这一套连环拳下来,我反倒要担心宿主免疫缺陷了。/ e1 Y- ~4 |2 o6 R# g. i
而后我又制定了前所未有的侵染路线。敢问免疫系统,如果我从血管上皮组织一个一个侵染到交感神经,再像狂犬病一样直接顺流而上,阁下该如何应对?
9 ?# Y3 I+ s1 e5 R6 \——————分割线——————
0 W, D, U0 k% D* x% v# h2 i计划执行得很顺利,没有任何免疫细胞来找我麻烦,现在星点的数量已经成为天文数字,我也成功抵达了脊椎。
" y( L4 s  Q" T2 K1 s& p当我进入脊神经的时候,一颗星星在我的星团远处亮起,然后随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从新亮起的星星传来,我居然有了胸部以下的触觉,而且也能知道大脑为下半身传了什么指令。
' k7 Z7 l" t4 @4 D! @5 K最重要的是,我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这个身体的下半身了。$ T3 P1 k7 [4 u$ t, ^1 T! d
也许是出于恶作剧,我模拟抽筋下达了肌肉痉挛的指令。# k* O9 e5 `& }8 y, }
一股剧痛立刻涌来,旋即一只小手覆上了腿,轻轻地按摩。. F  U0 M; B$ \& k9 Q
但还不能惊动宿主,我要的,是你的一切。0 s1 O$ v+ C" D1 s- P
这是多么奇妙的感觉啊,我已经在黑暗中挣扎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如今我就像一个渴水的旅人见到了远处的蜃境,你说,我能有不坚持下去的理由吗。
/ A1 \1 [9 K  c0 E* R——————分割线——————0 i9 U3 l. G& m
行于脊椎中,每向前几厘米就会有新的神经接入,这也就意味着新的感觉,新的控制领域。在识海中,属于宿主的星点也越来越多。
; W0 f- E" b" j: A4 U6 R( F我默默地感受着宿主的一举一动,ta上课,洗澡,睡觉。
8 R. b: v8 G% k& v: i" @终于有一天,我有了脖子以下的所有感觉,我知道,我已经离大脑不远了。
% g( Z) w7 ]: b' L5 |" L我实在是等不及了,在宿主倒在温暖的床里时,我立刻取消了其他不必要的功能,向大脑发出了最后的总攻。
7 A8 r; U" g4 N/ J# ^& U随着我对大脑的感染加深,越来越多不属于我的信息被我知晓。
6 n" G$ G7 q1 c9 y% @2 F* d——————分割线——————
7 a6 {/ C2 `0 G0 `+ [* v- q我叫祁澜清,现在十三岁,上初二。身高一米二五,体重的话.......先保密。成绩在班上属于是遥遥领先。
  y( i( K' {& j我的母亲在生我时难产去世了,我父亲在一家上市公司担任高管,常年回不了家,能做的只有几万几万地往家里寄零花钱。幸好我还有一个姐姐,叫祁清芷,她是文科生,大学就在本地读,所以每天就由她来照顾我。* u( @! t- x# H
我也够懂事,学习生活几乎都不需要他们操心。3 _0 K# z* \0 a& u, }! _8 ?8 s
——————分割线——————
3 O" D' y6 G$ o: R! ]& o4 B+ m对神经系统的入侵完成了,一片属于祁澜清的星团在我的星团旁边熠熠生辉。我可以自由调用她的潜意识和记忆,说不定覆写也可以做到。
1 q5 _) E0 d, e, q我要睁开眼了,为了不让姐姐看出破绽,还是先调用澜清的思维模式吧。& \1 }, C/ v0 A. l1 H8 w. H7 K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头疼得裂开,口鼻上罩着什么东西,而且还发起了烧。我有些害怕,往被子里缩了缩。$ j# }5 G7 a9 a
“姐姐……”我虚弱地叫唤道。$ ~- E. R4 a$ V4 p0 e4 s- K, o) X
在模糊的视线中,我看到姐姐从旁边的床上激动的跳下,按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0 k2 V& t) P) ^1 L! s“医生医生,她醒了”她几乎是叫了出来。" n' K. S2 r9 ^. k6 L! y. B8 h
她俯下身子握着我的手:“怎么样了,老妹。还不舒服吗?”6 o" }' m8 C& d* o5 v
我有些疑惑,发现口鼻上罩着氧气面罩,环视着四周,认出了这是个病房。
% O* M( f0 M; X“姐姐,为什么我在医院里?”/ ~4 ?' f9 h* [8 P6 }. @
还未等姐姐回答,医生就走了进来。
3 c( Z. \! M$ M' P2 p* N2 x我看了眼医生的铭牌。
; s: P& l3 U; p0 m! x还是实习的?等等,林清越?这嘴脸,怕不是我舍友?3 z$ e& |4 @7 ^# D+ x
我又眯起眼睛认真看了一眼他的样子。霍,还真是,这乐子可就大了。
' w5 N2 z: ]+ W& z" m9 X9 {" ^他这个家伙还可是一顶一的抽象,长着张帅气的脸,身子骨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看起来就是个小奶狗。然而他在宿舍掰手腕大赛上连斩十余人于马下,后来还听说他是跆拳道黑带,属于是现身说法“人不可貌相”了。9 e: l5 v1 g. J4 x, Z7 N* T
我的内心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s! o( w0 c$ L; \1 N; N清越接过了姐姐的话茬:“小姑娘,你得了脑炎,不仅发了高烧,还整整昏迷了三天。可急坏你姐姐了。”
! n3 ]# k9 b( V# k5 g脑炎?应该是我操之过急了,总归还是让姐姐担心了啊。
  V% T5 K  E! F" J1 B“不过,你醒来了就好。”姐姐笑着答到。/ t2 `  a6 r8 c+ _) h6 L
噢,我的老天,这真是多么温馨的姐妹情深画面,只可惜姐姐不知道妹妹稍微有了些改变。% _5 d, S9 N; X* m+ X2 d3 q9 `+ p
“好了,小姐你请让开一点,我要检查一下她的意识恢复情况。”5 P$ U! F0 K1 j+ q: N
他拿着个笔记本坐到我旁边的空病床上。) w% o" r9 s7 P/ d" E
“医生好。”我怯懦(装的)地说道。7 K! c( U5 F; W2 f- W9 n; v4 \3 o( t* v
“别紧张,小姑娘,只是问你些问题。你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1 n- ]& z1 c# m4 p0 @- K4 b, ?, k你爹(划掉)“祁澜清。”
5 B( }8 Q- L; S% {8 a3 }% }0 t“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9 S& z' v# X" G$ X& x& ^, y# q: d“头很疼,有点想呕吐,很困。”
) P$ |  P. C3 V" Z“看来意识没问题。”他嘀咕着,“你能坐起来吗?”
& d3 b$ t! n0 c5 `我撑着床沿坐了起来。
; u/ Y* W2 z: \5 {1 Z' q5 q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小橡胶锤:“来,翘个二郎腿,对,放松。”
7 r4 e* f& W' Z2 @( C, G检查膝跳反射?: s+ X$ a  I) K
他又让我活动颈椎。
+ l( X2 |: V1 v' A7 n我之前的意识有点不耐烦,但澜清的意识充满了耐心,我很害怕姐姐担心。
: e2 @, Z6 s. X# O0 Y最终,他还是结束了他的检查。
3 \* B) _1 Q0 ]+ q; j# Q1 [( K0 p; w“好了,小姑娘,继续休息吧。”- v  x( R8 v4 C
他向姐姐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 ?! ~( ^, u" O0 M——————分割线——————
/ U- k7 s3 Z5 k5 L接下来的几天没有一丝波澜。我的烧很快就退了,神经系统也恢复了正常运行。仿佛之前的事只是一场梦,不过,我很确定不是。
, L1 Q. t8 y7 C我来到厕所里的镜子面前。镜子里赫然出现一只小萝莉,即使她看起来还很憔悴,但是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怎么也遮不住眼睛里的活泼狡黠,肉肉的脸蛋上挂着温婉的笑容,让人见了就要忍不住去rua一下。想来若是长大了也一定会成为大美人。
. z' {9 Y& A( `0 }/ D不过这些都是我的了。0 I: `9 d7 k+ i
想到这里,小萝莉的笑容更盛。她炫耀似的捏捏自己的脸。/ L7 f' m2 p) k. a: s& ?+ ~
“唔,有点疼。”3 N5 _$ k8 l) F6 g0 F0 n
我还是收回了手。脸上似乎有点红了。$ e& z" \! u; c# G5 K9 W
“毕竟老师教过,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M0 G4 b0 }# D——————分割线——————
, y" E4 D! v8 g2 T( E; {1 @一天,我正躺在病床享受与姐姐的二人时光时,门被敲开了,走进来两个医生。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地中海中年人,铭牌上写着主任医师,后面跟着的则是清越。
- N) b2 q. \8 S- u: Q0 R1 y主任手上抱着一叠资料,递到姐姐手上
4 |0 p3 l7 z+ t“这位监护人,之前急性期送检的血液报告发过来了,”他摇摇头,有点遗憾地说:“很抱歉,高通量测序也没有找到我们想要的病原体。这次自愈了不知道是不是侥幸,下次要是复发,可能只有腰椎穿刺能找到狡猾的凶手了吧。”
$ ^- f0 V& Y1 B- j" f他又顿了顿:“或者这根本就是未记录的新病原体。不太可能是自身免疫性疾病,因为血常规和免疫检查提示,她的免疫系统真的很弱,也没有什么自身抗体。”
( Y  E# `: m) i( x0 P3 h+ a“我建议你们来定时复诊,这件事还需要你们配合。”
, @" @! J* h9 f* n9 U5 F然后我姐姐又向他们了解了一些我的病情。主任医师似乎还有别的病人,就先走了,留下我姐姐还在向清越咨询我的病。
$ J7 }4 V- L# |- H0 z9 n——————分割线——————. r. g$ X9 i0 u: `
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姐姐白天的时候回去上课,晚上再来陪我。; s5 q$ r% f; M1 b, n" w0 \
时机成熟了,是时候给狗儿子一个惊喜了。3 d7 c& [$ B( ^2 \8 _. \. e
趁清越例行查房的时候,我笑着跟他说:
$ m. C* B+ |& u3 ~# n4 y“医生哥哥,你能不能查完房之后来我这一下,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 W4 a& B* V! n9 Z" C3 X不一会,他果然又来了。
- c7 g2 b3 s- ~" ?, i9 _+ h“噗哈哈哈哈哈哈”我一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就很难绷得住。4 q2 l/ A3 A  D
这倒让他一头雾水了# M. G, Z% K( A. B0 @" T& Q8 T
“祁澜清,你在干什么?”2 q$ S: A; S/ N) P; y, ~+ ~
“喂,我们怎么说都见面两三周了,你真的没有认出我吗?”
$ W# @* F( Z+ T+ \他倒是个老实人,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番,皱着眉头说:“有吗?”
9 E- L  m2 c! v. ^' a“我不就是心肌梗死不小心卷死了吗。才多久就吧你爹爹忘了?”* _  h9 G) T( u
他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死死地看着我仿佛我脸上能看出花来。4 U0 `) Q( v/ g4 k6 s
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语气沉重地说到:“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得知我的宿友心梗的消息的,但我们下次会诊的时候,可能要把精神科也一起叫上了。我怀疑这可能是脑炎的后遗症,我要和老师汇报一下。”
3 ~+ ~& n4 w" x/ u0 k( H$ M8 l“喂喂喂,别走啊,单纯的祁澜清可没有和你有任何的交集,但我有啊。比如说你大一的时候被一个绿茶当成了备胎,在宿舍厕所一边哭一边喝酒一边抽烟。这种事,可没有人会告诉祁澜清吧。”
0 s, s# s0 Q* ~) H他转了一半的身子被我的话硬生生按回来了,看来他不得不考虑这种可能性了吧。2 C  \  f% d) B. U) _
“……祁澜清有十三岁,你只走了三年半,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上她身的。”' N3 s5 e: x. R3 r2 J0 a' U% B& r& _
“唔……就在生病的时候?我应该就是那个病原体。倒也不能算是上身,我现在既然已经掌握了她的所有中枢神经,那么我所表现出来的习惯、思维方式,也是她所拥有的。理论上,我这个存在被称为融合意识才更加合理吧。”) K) V3 ~6 `8 W: @6 t5 ?* y
“等等,你说你是那个病原体?为什么高通量也测不出来你?病原体又是什么承载你的意识的?”说这句话时,他紧盯着我,试图证明我的话语是脑炎导致的精神疾病。9 U/ r$ |# T6 H/ f7 U
“你读过细胞生物学,我就没读过?你以为我没事会让别人杀了我?而且lz这种能承载意识新品种你见过吗,先说好,我没见过。那你高通量测序能匹配个寂寞出来,除非你把样品里每个DNA,RNA全部都能测一遍,不然是很难找到我的啦。”9 W) Y6 V3 L7 [% ?
“你为什么找我?你明明认识那么多人。”
& |$ P" N* X, q“要是没有相当的关系,我凭什么跟你说这些反直觉的东西?你恐怕听一半就开始打精神科电话了。但你不一样,看起来我被你导师分给你当实习练手用材料了,我的话你没理由不听下去。
4 B9 T0 F* k/ f- [8 D除此之外,我现在手上捏着的新知识,已经至少可以包揽下半个世纪的诺奖了。你有渠道去实验室验证,有资格去写论文拿奖,我为什么不找你?”, q+ a: ~/ h+ F$ B; C: A  H
“……口说无凭,拿出证据。你说你已经完全掌握了她的身体,那就做一点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出来。”- e/ f0 N* m6 g. \8 \1 l
“这还不简单?比方说,我给你听神经懂点手脚,给咱俩连个生物私密通话?唔,我想想……我记得性欲中枢是不是在前视区来着?”作者注: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收录论文,标题A neural circuit for male sexual behavior and reward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7572660/, Y- r) G; W4 [
我狠狠地加大了前视区的神经突触间多巴胺的含量。2 d+ T9 c( h1 Q
我打了一个哆嗦,好似有一股热浪席卷了全身。如果有别人在场的话,看到的应该是一只面色潮红的小萝莉,哈着热气,目光迷离地看着面前的医生。
7 v8 f% j. L8 w1 l. U9 e: n  [" S( i这个身体是不是太敏感了……不行,下面,好痒,想要……) s' x# i# d7 B% B
我从床板上一跃而起,扒在清越的身上,在他耳边撒娇地说道:9 l, f, p: S1 V. i" _* J
“哥哥,那个……”/ d9 I& J6 \# N! F
他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把我扔回床上,满脸通红地看向我,就连声音都高了个八度:
8 }8 g. G# F  i  B- y- k" S- L+ k; k“你他*,要是被人看到跟一个未成年搞这些,我明天就得他*进局子,医生也别想当了。”
9 K0 b% W5 y: z好吧,也许是有点过了,仅剩的理智告诉我。; A! _2 U+ i- ~0 I3 u- {8 }2 V
突触间的的神经递质开始降解回收,磷酸酶开始工作,奇妙的燥热逐渐散去。
; w+ B- m7 N0 e+ v7 b我笑语盈盈地盯着他:
0 t7 l! ^! K, V“怎么样?”! V* I* P) C' y6 y' ^
他故意无视了我的话,吸了吸鼻子:% P* p* a- M* o* i/ _1 m' v9 A
“咋有股怪味。”0 L8 _  H9 E0 f) ~) |" L3 a
*,裤子是不是有点湿了。等等,就在刚刚扑狗儿子身上的时候,胖次就真的只是稍微磨了一下,这就爆浆了?
, W# I; y: |- c( g" I* {/ a他四处转了一圈:9 Y$ _* _: D. v" `$ t
“不对,你搞我前还没这个味的,这味还就是你身上来的……”0 W  ^6 V' ?# q+ f' Q& Q+ a# Y
他说一半,惊恐万分的瞟了我一眼,夺门而出。只留下一只无助的小萝莉像只鸵鸟一样把头深深地迈进被窝里。
1 }+ v- M8 t- i! ^  W! Y- x& u——————分割线——————2 E; F4 j* |1 l; J
在后面的几天里,他来查我房的时候都带着个护士,而且一刻都不多待,检查做完立刻走人,我对他撒娇卖萌都不管用。) O, u0 K# O$ c2 s* Q3 x
他们渐行渐远的时候,我还能听到护士的调侃:
6 [3 O. U4 o* T! g1 z" h“那小姑娘那么喜欢你,你都不跟她多说两句?”
' Q1 a% b$ q/ \! R0 J* V太对了哥,咋这么害羞捏?
1 l& ?; u+ h$ L$ |——————分割线——————) {% F, G% F( h7 h) @1 ^
好久没有上贴吧了,看看万能的8u们又整了什么新活吧。7 m2 _- L/ N9 ^. Y
登录久违的贴吧账号,首页跳出来的第一个是宫吧的帖子, {8 L$ Q: M8 z- \! \5 Y
“求助,好舍友转生成雌小鬼了怎么办。”
  Y4 j6 T5 [3 L& j$ _7 y被拱坝玩法吓晕.jpg
3 I: k: ^" X+ @3 w/ Q诶不对,这账号不是清越的吗?
( [! A5 o1 Y: C7 o" g" a4 {呵呵呵呵呵呵呵,避其锋芒,权其忍让,先让你得意几天% U4 Q. I2 y6 V$ M0 u
$ t( O% P1 S* i; n& Y3 Q5 O
- f. i5 g& h5 A8 L. X
投票的事就拜托大家了🙏🏻🙏🏻🙏🏻

单选投票, 共有 267 人参与投票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略微有点短,剧情刚展开,

问题是有点短了 多一点会好

有趣
. z/ I( P9 b; D, j7 b$ @医学生是吧

太短了,还没到正题

发表于 19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改造过程太短了,需要再加长一些

发表于 19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篇幅不是问题,原来这就是医学生的视角呀
; t5 q) F* j# P+ m稍稍提一个建议:能不能在术语出现时简单介绍一下其意思?
9 f) `2 ]- L8 I9 w; V科幻若是离了通俗化,那么会既缺失科学性,又丢了趣味性

文章短小,需要更长一点来突出重点

发表于 19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短了,没有真正的表现出tsf内容,比如变成女性后的体验和男女感觉对比,你这个过不了的,建议多添加些内容。

楼主这就写完了吗,感觉差个后续

没有必要炫技的。。。如果你自认为有丰厚的医学知识的话,把知识和想象结合倒是能写出好一点的东西,比如延长“感染”这个过程,对身体的侵蚀写细致一点,这样感觉更好

初三1米25太矮了吧

鉴定作者大概率是个高中生

不谈那些生理学、免疫学的。我就问你,你没接触到她的大脑皮层,你又因为抽筋感受到痛苦。请问没有感觉区的皮层,你咋知道宿主疼或者你自己疼的。

加油加油,在写一点吧

还不错,期待后续

再多写一点

要是有后续就好了,期待

有点短,很多都没展开

发表于 188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更长一点就好了

恭喜楼主成功转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發布資源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限时)自愿冻结账号|小黑屋|荆棘鸟学园论坛 (在互联网上寻找包容TSF文化的栖息地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4-18 04:55 , Processed in 0.049957 second(s), 39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荆棘鸟:幻想传说的一种奇特鸟类   

© 2019| 荆棘鸟学园论坛| 网站归属地: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荆棘鸟学园论坛是公益性质的TSF交流论坛,完全免费使用,无需任何付费,直到论坛无法承担。

论坛所有作品都由网友创作上传,不代表网站立场,如有侵犯版权等行为,请来信告知,论坛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