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014|回复: 13

[转正申请]兄弟的生日礼物 [最后更新:188 天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88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j7 ]1 V4 D, {6 |
开票申请感言:
/ r" [1 _# n( b1 o' Z自我介绍:这是我的cdbook申码文,那边管理不知道怎么回事,通过了之后已经两个星期了还没有发码,正好荆棘鸟这边可以注册了,太开心了。* q3 c1 z4 ?6 r6 n
论坛ID:SakuraKey
# p2 D7 N, U) b4 K0 ~8 L# ?% U原创声明:个人原创,首发在cdbook新言新语,署名是绿之提木西草
2 _5 F( u. F; b
9 c3 [( H; T) {8 j4 Q* `7 K3 S=============================: n  j1 o6 J9 o+ k! n6 P

" C  G/ |) Y. N$ J4 x& e( e以下是作品正文 :
( A+ n" y% x8 ^4 M' x  “兄弟萌,老夫回来了!”晚上,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喊,大门打开,韩大通回到了宿舍,不过舍友们对此却反应淡淡,因为他们两人正在电竞世界中酣战不止,无暇顾及到他。韩大通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宿舍里就俩人在玩游戏,还有一人不见踪影。% f$ u# D* ], m3 d8 L
  这时崔子毅抽出空来对他打了一声招呼:“大通,回来了?”$ ^1 N  Q$ ^0 A) J% P% b* F
  “嗯,对了,话说云朔那小子人跑哪去了?”
6 z: i0 T  t3 h7 y! A, b  “不知道,这小子一天了都不见人影,我猜他八成在哪猎艳呢。”
5 u1 m9 S5 q& Z9 B  韩大通正想进一步问问,一旁的刘辰也加入谈话:“行了,别聊了。大通你回来就赶紧来上线开团吧,就我和老崔两个好难打啊。”
( n: F8 @+ |$ ], k9 A: D  “OK,这就来!”一听到上线,韩大通就来了兴致,抛下了手中的东西,马不停蹄地打开电脑准备上线。
9 ~7 O4 U! i3 m2 k* T  而崔子毅和刘辰见状,却是默默对视了一眼,随后二人皆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秘微笑。
8 o6 X) g% B' l/ Z: v8 u  随着韩大通加入战场,游戏局面很快就有了起色,三人一同奋战乐此不疲,韩大通也玩得十分尽兴,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几个小时。
; E* d6 {; U. D( V  就在钟表刚过十二点的那一刻,突然宿舍内断电了,顿时房间里面的环境一片漆黑。韩大通懵了,游戏打得好好地突然黑了,啥都没了,他惊叫道:“卧槽!啥情况!怎么突然停电了?”. Y- q/ ^6 S- A7 |
  韩大通大声询问,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窗帘都被拉上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明明刚才崔子毅和刘辰就坐在他身边的呀,怎么现在没人说话,就好像整个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存在一样。3 b! n1 ^) |" Q5 X$ h4 x
  这诡异的氛围让韩大通突然感到有股寒意,小心脏砰砰地跳。不过还不及他开始紧张的时候,接着发生的一幕彻底打消了他的慌乱。只见墙壁上一条条彩灯突然亮起,宿舍里立即变得明亮通透,而韩大通这才看见,崔子毅和刘辰打着手电筒出现在他的面前,二人面带微笑,唱起了愉快的歌谣。
3 V# \  ~" S* p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7 H. n  I; b4 l5 B4 E' ]- S' M# y  “你们……”韩大通一开始还很惊讶,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来着,原来室友他们是为了给他庆祝生日而准备了一份惊喜,想通了这点大通的心情完全变了,高兴之余还觉得感动。
4 T3 O6 \7 [! r; v( n  _$ i7 Y  “大通,生日快乐啊!”
( N) u  X) B) k+ l  _  U( y  “你们啊……”人生头一次被准备了惊喜,这名朴实的汉子下意识地害羞,动作也变得扭捏,不知道说些什么。崔子毅和刘辰二人见了也觉得好笑,纷纷送出了各自准备的礼物。
" V% @7 [. }$ k# q  “谢谢,谢谢!”
0 ?8 h  v+ A6 Z4 b  “大通,这是我俩的一点小心意,不过半途上出了点问题,蛋糕没能准备上,希望你不要生气啊。”
" ~% u2 K' K0 T3 Y  韩大通欣喜道:“不,你们能为我庆祝我已经,以前我还从来没受过这种待遇,有这份心我就满足了。”
+ C* g4 H4 X. Y  u  接着韩大通想到少了某人,又有点遗憾地说:“可惜了,云朔不在,要不然我肯定要请大伙一块聚聚。”1 f7 `5 p1 f- f; J$ h6 W; j5 T6 {
  崔子毅和刘辰闻言,相视一笑,乐道:“谁说云朔不在的,他可是给大通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呢!”4 k2 _7 o  z+ O
  “啊?真的吗?”
7 a# E& ^7 b+ Z' b, F  “嗨~!”正当韩大通疑惑时,一道悦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韩大通抬头望去,只见一名美丽的少女坐在床铺边上,向他打着招呼。少女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一双穿着黑丝的大长腿从中伸出翘着二郎腿,玲珑的丝足一晃一晃的,一下子就钉住了韩大通的目光。4 \0 ^4 X  y8 q! o0 o
  感受到韩大通色色的视线,她倒也不恼,依然笑眯眯地挥手和他打招呼,那副巧笑嫣然的模样在五彩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及其妩媚。随后在一众男生的注视下,少女缓缓从楼梯走下,来到韩大通的面前。: ~# s) P- e* r1 P# O
  “生日快乐,大通!”
5 |) r( O3 N% ~* z) I2 E; M  “唐,唐学姐?!你怎么会在这?”* W& H# L  Q2 Y
  韩大通惊讶得说不出话,不仅是震惊自家宿舍怎么来了一个女生,更重要的是,这个女生不是别人正是他倾心已久的学姐唐潇潇。. W, E, l$ {; |( ]" o4 [& d
  “呵呵,我可爱的小学弟过生日,作为学姐怎么能不来庆祝呢?”唐潇潇从披着的大衣下伸出右手抚摸韩大通的脸颊,却反而让他觉得受宠若惊,吓得他连忙后退了一步。
3 c2 L9 W6 Y; @; `; b, a  虽然韩大通对唐潇潇倾慕许久,但这位学姐却始终对其爱答不理,保持着一定距离的交往层次,在察觉之后这让韩大通暗自神伤了一段时间,只好把这份情感压在心里。
5 z6 Y! \; r! [, H  可是现在这位冷淡的学姐,这一定有什么猫腻!冷静下来后,韩大通心思活络起来,突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唯一的可能。
5 g; c& `/ p5 Q# _1 a  “你……你难道是,云朔!”8 ?, j/ `5 [% ~: ?7 H- B; [6 v
  “嘿嘿,大通你才反应过来啊!哈哈哈哈!”旁边的崔子毅和刘辰看刚才韩大通窘迫的样子,心里别提多开心了,纷纷笑起来,唐潇潇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场面让韩大通尴尬得涨红了脸。
7 R  ^& H8 m' D. M8 [- |  眼前的唐潇潇,严格来说并不是她本人,其内里是他们的第四名室友,云朔。
& C# [. ^- H/ u" ~! o5 Y  在刚见面时,其他三人就感觉到云朔的气质不像是普通人,对什么事都不太重视。这都是因为他有一个很特殊,很神奇的超能力——附身。7 C5 o5 n+ p) C9 ?7 c% Y0 l$ s& x( `
  简单的说,就是他可以灵魂出窍,附身到他人的身上,从而完全控制那个人的身体,并且被附身者完全没有任何相关的记忆,听起来十分可怕。" d, k! {+ m) k6 Q% ]
  在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四人逐渐打成一片,关系越来越好,云朔也对他三个兄弟敞开心扉,袒露自己的特殊能力。初听时,三人只当笑话没放心上,直到一名路过的美女跑到他们三人面前投怀送抱的那一刻,三人立即奉为神灵。
% d( P: p  M8 J, q1 D& E# r  有意思的是,云朔有个怪癖,那就是喜欢附身美女,至于附身男人的身体则是十分嫌恶,他经常在兄弟们面前附身漂亮的女孩子给他们发福利,这让这三个处男感到十分幸福,宛如置身天堂。
! [5 g, s/ t$ P( V/ y- T$ `- f  如此一来,韩大通在看见举止异常的学姐之后,很容易就想到这是云朔干的事,而且看样子崔子毅和刘辰这两个家伙也参与其中的样子。" d) Z& J* r. i* @
  “卧槽,你们在搞什么?怎么把学姐弄进来的?这可是男生宿舍啊!”
! i6 W% K, a* s5 z$ v  W1 a4 ~' Y+ T  “哎呀,这有什么关系嘛?给我亲爱的兄弟办生日,礼物不隆重怎么行?哈哈哈!”/ ^! r- z2 K4 y9 ~% {" d
  韩大通被她这无所谓的态度搞得无语,微微有些担忧地说:“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那可会出大事的呀!”
& p$ {+ d; ^* N; v0 B1 _/ A! u* k  对此却是满不在乎地说:“嘿嘿,没关系,不过出什么事我都会用能力摆平的啦。”5 a* m) ?* ^$ t
  “还是说,你不想和你喜欢的唐潇潇学姐……做一些愉快的事吗?”云朔贴近韩大通的身体,在他耳边诱惑道,“这件衣服下面,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惊喜,难道你不想看看嘛?”
. ^0 {6 i0 b; d/ Z, a6 v  韩大通注意到,一条丝带在大衣的领口处绑成了一个礼物风格的蝴蝶结,堪堪支撑住这件衣服,也就是说只要解开了这个蝴蝶结,那么这间外衣就会被轻松脱下。* Q' k' h1 l- j# I
  美女学姐把自己当做礼物,这种场面他只在小电影上面看到过,如今却真实的出现在他面前。看着近在迟尺的唐潇潇,幻想着外衣之下窈窕的身姿,韩大通咽了咽口水,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 g1 N6 `4 g; _' X/ |/ ?
  解开蝴蝶结,这件大衣的最后一件束缚也不复存在,滑落到地面上,同时大衣遮蔽下的曼妙胴体展现在众人眼前。
1 V# @* _0 ]# u% J. W  “噢噢噢!学姐好漂亮哦~!”见到云朔身上的着装的那一刻,崔子毅和刘辰立刻开始起哄了。" i! W4 ]+ r3 F7 X6 [7 Y; a
  只见她身上只穿着一套极为暴露的暗紫色情趣内衣,上身的只有一件镂空的蕾丝乳罩包裹住两只小乳鸽,可是中间越有两条缝隙,让两颗深红色的小葡萄弹出头来。下身更是惹眼,根本就没有穿内裤,只有一条绕在腰上的黑丝吊带袜。稀疏的阴毛根本无法遮蔽小穴,韩大通能清晰地看见被两片肥厚的大阴唇包裹住的缝隙,构成一道圆滑的曲线。
( N: Z0 J" b# q" j! F9 b4 [  “这……这……”
- d: Q; _5 R# \, K1 w/ w/ n4 x  韩大通目瞪口呆,云朔的这身打扮和唐潇潇高冷的御姐形象反差极大,强大的视觉冲击令他血脉喷张,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有下体的小弟弟无言地挺立着。
& z4 t: e- U: d7 a  见他还在发呆,云朔稍稍歪头,套着黑丝长筒吊带袜的修长双腿有意无意地去蹭他的裆部,然后妩媚一笑地问道:“大通,人家好看吗?”
9 X& m) _7 \; V+ i  “好,好看……好看……”韩大通的心脏跳的好快,小兄弟更是被撩拨地5 I( t; |2 }! i# r
  “是吗,大通你能喜欢我好开心!”云朔模仿唐潇潇的语气,娇滴滴地说,“为了庆祝你的生日,人家特地把自己包装好作为礼物送给你,今天一整天,人家都是属于你的哟。”
: d7 L0 B+ F3 \' M, Z' c  n* n3 l6 `  接着云朔牵起韩大通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私处,娇媚地问:“嗯哼~亲爱的,人家的小穴随便你怎么用都可以的哟!”
5 ]& l+ R* a$ _# @% b* Z7 U, |0 k9 }  “啊……”韩大通一脸舒畅的神情,手上传来了温软的触感,唐潇潇的穴口脂肪堆积得隆起,外观上很饱满,他忍不住捏了捏,软绵绵的手感很棒。
0 \' k, g5 p$ d& }  _  韩大通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云朔娇小的身躯,抚摸她光洁的皮肤并大口嗅着她的体香,一脸享受地感谢道:“谢谢了,好兄弟!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兄弟,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7 u& W: o" @  t- m. _% D, {  “好了好了,这些肉麻话就别说了,你要是真想谢谢我的话就赶紧上床吧。”云朔放下了架子,恢复了她原本的语气,迫不及待地催促道,“老子的骚货身体快忍不住了!”, ?+ ~4 p9 L8 h  v( I" N
  “哈哈,行!”说完,韩大通就拉着云朔迫不及待地上了床。
$ e5 q9 ~9 B" A  “哦哦!大通和云朔入洞房喽!”刘辰还在一旁起哄,崔子毅赶紧催促道:“你还愣着干啥?赶紧拿手机出来录像啊!”
8 T. z$ ?2 u2 s* E  “哦对对对!”二人以看好戏的心情做起了背景板和摄像师。
9 [- O' W3 A% K0 c7 N5 I, B6 x  这对“新人”刚上了床,韩大通就把云朔压在身下,两手立马急不可耐地搂上了云朔的娇躯,嘴巴更是一口亲了上去,却不想直接被她一脚踹开。
0 I3 E1 ]8 K* }+ C' z1 z# t  “亲啥亲啊,你倒是爽了,丫的快点给我把裤子给脱了。”
$ J! s/ ^" x) J* F1 C  “好,好!”; j* D3 a0 I% X" {- e4 G
  韩大通立刻脱去了衣服,下体早已梆硬的肉棒猛地弹了出来,精壮的铁棍落入云朔的眼帘,她的神色这才变得欣喜起来。
( `4 @* O6 @* U. w  不过她嘴上说出的话,却是故意表述相反的意思:“呵呵,你的小棒棒就这?看起来不怎么地嘛!”! L: |/ f6 h5 l
  这话听了就不舒服,韩大通感觉自己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挑衅,他:“你在狗叫什么?信不信老子一会儿插死你这骚货!”
9 K/ P3 k4 s0 X  “来呀!有本事上啊!真枪实剑见真功夫!”云朔口头上依旧不退缩,持续拱火,甚至挑衅般地双腿大开,阴唇两侧拉开,露出小穴里面的嫩肉,直冲韩大通的面门。
0 ~- U  P# O! C  “靠,我让你尝尝老子长枪的厉害!”被挑逗的韩大通气血上涌,肉棒又硬了几分,然后他将肉棒对准阴道,毫不怜惜地一口气狠狠地插了进去。
5 L+ Z, }& i+ g6 i  “啊!”刹那间,云朔发出了一声尖叫,她的脑袋高高扬起,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双腿更是紧紧夹住韩大通的腰,一副恨不得夹断的态势,两只黑丝小脚在他背上绷直了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个笔挺的“X”。/ F  n, z( b2 S' V' Z2 g6 D
  而另一边的韩大通在插入后觉得阴道里非常地狭隘,肉棒也被勒得很紧,而且还捅破了什么东西。意识到不对的他,起身将棒身缓缓抽出一段,就看见肉棒带着一圈阴道嫩肉翻了出来,上面还沾染了深红色的血液。  [) B( X. h! X
  “你还是处啊?!”韩大通惊叫道,目瞪口呆地看着身下的女人,停下了动作
+ }8 s# P1 A. `  “是又怎么样?拿下学姐一血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哈哈哈!嘶……哈……”云朔强忍着疼痛,依旧不忘挑逗韩大通,饶有兴趣地欣赏这一幕。不过刚刚的破瓜之痛也超出她的预料,稍微一动便是剧痛,说道最后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7 g; d9 d" R& E2 {  看着身下的女人痛苦的神情,韩大通心里难免感到了愧疚,为刚刚自己鲁莽的行为感到后悔。在知道唐潇潇还是处女之后,他男人的本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甚至潜意识里已经把她看作是自己的女人,产生了为她负责的想法。. X7 E2 {: N: a2 r5 t
  于是,韩大通关心地说:“抱歉,弄疼你了,要不我拔出来吧?”
$ s+ o3 u! O  ?. X  说完,韩大通作势就要拔出肉棒,却不想云朔缠在他腰上的双腿突然用力收紧,韩大通被迫压在云朔的身上,而他的巨龙更是在娇嫩的小花里深入了几分,这让云朔吃痛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 Y; Z$ q- E! ], I" M$ p7 t  “唔嗯……想拔吊?那我这岂不是白疼了吗?想跑你问过我没有?”2 @5 d- H% I8 A1 ^
  “可是,你这么疼,这样伤到你不好吧?”' N: U7 z) C( ]: ?
  却见云朔嫣然一笑,大方地说:“没关系,老娘就喜欢粗暴的。”- ~' G) _% T( }7 l1 |! t8 {! `
  “额……你好牛逼!”韩大通佩服地五体投地,然后他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话说……你能不能假装成学姐原来的样子和我做呀?”0 H+ z6 v& E7 n$ d
  “哦~,原来你喜欢这种调调啊!”云朔一脸滑稽的表情笑道,“行吧,兄弟的生日,我能做到的都答应!”* a( i1 Z1 L6 B% [' y* a
  然后,云朔闭上眼睛,再睁眼时脸色一变,换了个冷淡却让韩大通觉得熟悉的语气,对他当面开大,直接嘲讽道:“韩大通,你忘了我之前告诉过你的了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像你这种屌丝还是自觉和我保持距离比较好,想和我在一起根本就是……”' y/ a" ~; k( ?* @5 `7 ^9 X" X
  “妈的,贱人你再说!”
, l7 D# Q' i4 @2 b' t% `; y  “啊~!”9 n: S/ H1 ?( i/ u. ]
  云朔的话语正中韩大通的雷区,这仿佛就是唐潇潇当面对他说的一样,狠狠地戳他的尊严。这让韩大通火气立马上来,怜香惜玉什么的都通通抛在脑后,直接挺腰而上用力插入。突然激烈的冲击满足了云朔的期待,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
# |* N4 B4 w4 Q- s/ ~( q3 Y  “都被老子草到了,你还有脸说出这话来?信不信我插死你?”9 P3 z4 M; m# F8 p( o, a  c. Y
  “啊!啊!好痛!对,对不起……啊!大腿弟弟,姐姐错了,啊啊!”
8 U6 h2 Y4 C, m8 U' ^7 J  但是过了一会儿,云朔的声音就变得不一样了,叫声变得起伏婉转起来。4 x; q; F' v% m! K# p  r) R
  “啊~啊~,大通弟弟好猛,草的姐姐好爽!”
% ^$ l& q; L9 a/ b, Z/ U+ Z4 D9 E8 C  婉转的浪叫在韩大通的耳边犹如催情的音符,激发了他更深的欲火,他索性直接把手撑在云朔的胸上,手掌直接盖住她的乳鸽而两个大拇指来回不停地拨弄乳头。
+ O9 S1 P$ x# e  “呀!讨厌~怎么玩人家的奶头呀!嗯哼~”5 {& C$ j' t! d+ E7 ~
  “草死你个骚货,妈的,怎么这么会叫!”韩大通仿佛化身人肉打桩机,下半身疯狂突进,把云朔草的要死要活。
. o( _, {# z7 M& v$ Q1 `: K  “啊哈!啊哈!啊哈哈!弟弟,好弟弟,你快草死我了,啊哈哈……”云朔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抵抗了,两条玉腿挂在韩大通的腰间,黑丝嫩足在半空晃荡,甚至浪叫的声音感觉哭腔都出来了。5 D$ O# O7 f3 e9 h, b- r* H
  “哼哼!骚货,刚刚不是还很狂吗,再继续叫啊!”3 F( ~- v* y! Y9 D
  “啊~哈~……对,对……对不起,大通弟弟,额……我的好弟弟,求求你饶了姐姐吧,姐姐,唔呃,姐姐我快受不了了。”/ E1 x. M3 o: X! M+ N) J
  云朔的求饶让韩大通觉得他终于征服了这个高傲的女人,无尽的爽感涌现,身体与心理的双重刺激让他觉得快感到达了顶点。
8 L/ a" t* E6 E0 Y  “我草死你!”一声怒吼,韩大通将自身的精华通通注入云朔的体内,滚烫的热浪将二人同时带上高潮。! X* S, e# W# E# O
  “啊啊啊啊!!!”
& R0 r6 a% _3 u# V" J- n, t1 J  一声高昂的浪叫之后,爽极了的两人纷纷陷入沉睡,韩大通趴在云朔身上意识不清,而云朔的嘴角上扬,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O# c- r: I* z1 L
  ——————————————————
2 u0 v/ a& L$ l) q( h1 m; K- G7 m. x- L  时间又来到了早上,尚在梦中的韩大通只觉得身体有种奇怪的感觉,下半身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一样,温暖潮湿的触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快感。
* Y* m+ d4 @) ~% c" R, s. J  随着快感的逐渐积累,韩大通终于迷迷糊糊地从昏睡中苏醒了,然后他脑袋一抬,就看见那位倾慕的学姐正把他的肉棒含在嘴里,缓慢地上下吞吐。
0 d7 H# G- r8 J9 n4 X) |6 L  “你干嘛?”
3 X3 j$ {, N% |, f8 G( E  云朔将肉棒吐出,一脸理所应当地说:“早安咬呀,没见过吗?”
/ ~; J% L' j9 J" F  “你等等,先让我起……咦咦咦咦咦咦!”韩大通想叫她离开先起床,没想到云朔居然一手捏住了他的睾丸,剧烈的疼痛让他不敢动弹。
; Z' Q* M, n& O" S9 X+ y1 b  “哼哼,你可别忘了,男人的软肋我可是一清二楚的,你就先搁那躺着吧,等我玩完了再说。”
7 P7 P& Z# u4 l' [* ~2 ~  “你,嘶……哈……你怎么敢这么做的?你可是,呜呼!”韩大通话还没说完,云朔直接一口把她的肉棒整个吞下,那舌头还在里面的龟头上打转,让韩大通舒服得说不出话来。( p/ V) r4 V1 r; _2 C% \+ H. B. ]
  “作为你的女人,口交什么的不是本职工作吗?瞧好了,你就暗爽吧。”
6 F2 p( x; S, V# o8 A  云朔再次吐出肉棒,说完之后她一手扶着挺立的肉棒,接着伸长了自己粉嫩的小舌头,然后对着龟头做起了弹舌的动作,快速地舔弄龟头,只见那舌尖就好像小拳头一样,一拳又一拳的连击打在韩大通那弱小无助的龟头上,唇齿相击奏出了淫靡的乐曲。# m0 U! s+ g. f- k+ k/ O' t7 J8 _8 U
  “卧槽,卧槽!嘶哈……芜湖!”嘴上猛攻的同时,云朔的双手也没闲着,左手在慢慢上下撸着棒身,右手则在捏着韩大通的卵蛋做按摩。- @3 \8 ?+ Y* b. |1 j1 l
  大男孩韩大通哪里见过这阵仗,肉棒同时被三种方式联合攻击,尤其是现在是早晨,公鸡打鸣晨勃时,最是受不了这一顿挑拨,可惜睾丸被控住,想逃又逃不掉,只好乖乖缴械。
& E2 G; G8 e/ D6 v9 D( B6 o  “你不是男人吗?怎么会这么熟练?”* _! j, A; _5 N' n" W$ m
  “嘿嘿,保密哟!你就猜去吧。”
, M" P( I, \8 u* O8 [0 h  察觉到肉棒的微微颤动,云朔眼疾手快又是一口猛地吞下,这深度直接捅到了她的喉咙里,竟是传说中的深喉。被这最后一招彻底击垮的韩大通射出来早晨第一股精液,通通灌进了云朔的肚子里。( r/ a% X1 \+ Z! @. S) i- n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云朔总算放开了韩大通,她坐在韩大通的腰上,面带笑意地俯视着身下的男人,回味了吃下的精液味道,意犹未尽地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说:“早餐很美味,谢谢款待。”- g. |: V6 i* C, @# G" }
  韩大通无奈地笑道:“草,你特么……做女人怎么这么骚?”
4 {$ F5 G9 W! ]" y4 h1 ^3 h  “女人不都是骚货吗?我只不过是真实地展现出来罢了。”0 Y) O  h- Y3 i9 O" P/ V! j1 l
  听她这么一说,韩大通这才想起,云朔对女人的看法和普通人不一样。在他眼里女人,尤指漂亮的美女,只是用来取悦他的工具,仿佛这些女人生来的意义,就是提供美艳的肉体,任其索取,凭他享乐。也正是因为如此,只有男人才配和他交朋友,而女人只不过是妖贱的奴婢。- B. }, q9 _4 u2 |( d1 q  }
  所以,云朔在附身女人身上的时候,丝毫不会顾及她们的身体以及其他任何东西,一个个地把她们都变成了贱货。一想到这,韩大通就啧啧称叹,也不怪他,有这样神奇强大的能力,不难理解会形成这样的价值观,他也不想对云朔说什么。
' D1 D; ~* w6 ?- l  他能做什么呢?自己又阻止不了他。反正云朔把他们几个当兄弟,自己也爽到了,这日子就这样过吧,挺好。" ~  I! I# \2 ^
  正思索间,韩大通发觉云朔不知什么时候躺到了自己的旁边,强如云朔一直涩涩也会觉得心累,于是现在她就躺在韩大通的身边歇息,刷刷手机。韩大通感觉有点小幸福,这感觉就像是有女朋友了一样,撇了一眼身旁的玉体,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攀上了他的小乳鸽。1 i2 i: k* ^  q) t- ?% Z* \1 A
  “咋滴,还有精力啊?要不再来一炮?”
4 c" c3 I. b. e8 x! X. ?  “别别,你不累,我这老牛可吃不消!歇歇,歇歇,就这样给我摸摸就好。”昨晚做得激烈,早上又来一炮,再来韩大通就怕这腰子得废了。9 q7 L' l$ q/ H( y# t3 }
  云朔娇嗔地骂了一句:“哼,色鬼~”说完继续在手机上打字去了。
' G. F& |* T% C: R' y  体会着云朔柔软的乳房,韩大通好奇地问:“你在和谁聊天啊?”/ u- ~6 W6 U! \8 D4 V5 J% Y5 p
  “男朋友。”
: {# _! |- }" O  t1 j1 |+ V0 o/ r  “哦……啊?”韩大通吓得猛地弹起来,叫道,“你有男友啊?!”# r9 _, X1 D" ~0 F0 o: N7 Q
  “是唐潇潇的男友!”云朔无语地扶着头疼的脑壳,然后向他展示手上水蓝色镶钻壳的手机说,“没看我用的是她的手机吗?”( P+ G5 ?* Y+ S! ?/ x! Q- r
  “哦哦哦,是这样啊。”韩大通又躺了回去,随后叹了口气说,“唉,原来学姐她有男友了啊,难怪……”2 K. e4 r, x2 [3 Z
  “你叹什么气啊,你可是比她男友还先拿到一血了,你不该高兴?”- Z, K* L  T0 O5 O9 Z) t
  韩大通没说话,不过他脸上的表情确实暴露出他内里其实在暗爽。! t! E) s6 r+ c* X; o4 A1 N3 O
  “我跟你说哦,这绿毛龟高中就在一起了,结果都大学了还没上垒呢,哈哈哈真没用,比不过咱家大通啊。”云朔把手机拿给韩大通一起看,只见里面都是各种甜言蜜语,还有生活的关心之语,看得出来这俩人挺恩爱的。: V& l# ?- [6 n  V2 C: a
  “嘿嘿嘿,你说要是他知道现在和他聊天的女友,正躺在别人的怀里,被人家摸奶,你说对面那哥们会怎么样?”云朔的话在韩大通听起来真是太恶劣了,但这种背德感确实太刺激了。
1 y3 }& `7 v5 a  “我们回来咯!”正巧,这时崔子毅和刘辰提着打包好的午饭回来了,见到床上躺着的两人,刘辰调侃道,“哟,两位还没尽兴呢?白日宣淫可不太好哟!”
! |( [& f2 U: r  “啊?中午了吗?”韩大通一看时间,果然都十一点多了,一觉醒来到中午,看来昨天晚上确实很激烈。
+ s$ x0 k! U# P# W9 a; @  这时,一旁的崔子毅看着床上赤裸的美女,一脸羡慕地说:“真好啊,要是我的生日,云哥也能送我这样一份这样的礼物我就无憾了。”
3 T2 S% T, w. F- }0 t2 b( A  “可以呀!”
# Z2 m* n/ ^/ N: v) [  “啊!真真真真的吗?”云朔的回答让他们面色一喜,崔子毅和刘辰立即蹦了起来。% q# D& p% d' j  a. N: Y
  “我本来就打算给你们生日都来一份这样的礼物,平时也会有小惊喜哦。”
; _0 J( Z# H8 r( k8 z* v3 R  “哦耶!云哥万岁!”崔子毅和刘辰听了之后,齐声欢呼。
0 \1 m/ K8 ^, G0 n# X" J9 \# p! z  “不过……下个月底,可是我的生日先到哦。”众人听后,面面相觑,只有云朔面带一丝神秘的微笑。5 }( @* |5 q$ g. F( Z0 P, l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几人的生活逐渐回归平常,一些事情也渐渐淡忘了。这天晚上,宿舍里,韩大通,崔子毅,还有刘辰三人正在一起开黑,一直奋战到了深夜。
2 a2 z& t1 l7 j" f  “上上上,对面都跑中路去了。”1 Y3 \5 ~% r& ]
  “笑死,对面亚索还想蹲草丛偷我。”
5 P* ]3 d% e0 p* F- c" n; t  “这样,跟我跟我,到下路一波带走。”
" J' N  G" a6 G: _% ~  ……- r% C: h8 c" p# z7 F$ R
  正在三人酣战时,突然宿舍房门被人踹开,紧接着一道严厉的斥责声响起:“学院查寝,你们都给我停下!”
* ~) q1 d) D4 a$ D, d  三人被吓了一跳,连忙望向来人,竟然是他们的辅导员老师,顾语琴。只见顾语琴两手叉腰,美目微蹙,横眉冷对,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让人感觉好像她的一头大波浪都要飘起来了,吓得三人停下来手里的动作,不敢说话。5 U# U( t5 g$ u7 l% C
  这位灭绝师太,顾语琴的威名远扬,虽然长得好看,但其严厉的教育风格让她手下的学生避而远之,像是查寝被抓这种事免不了一顿挨批写检查。
. ^; Y2 J3 d9 q5 R. K  “这都十二点了,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呢?熄灯时间早过了是不是?”
" F( ]  ~- R* J8 \7 h% W  “对不起,顾老师,我们现在就睡。”接着三人赶紧忙活,韩大通关电脑,崔子毅准备洗漱就,刘辰爬上了床。
1 M) n6 n  k7 r/ b8 |+ ]3 {  “那个你,给我下来!”
$ y$ _  {8 m% ^* N4 {1 J  “啊?我啊?”被点到名字的刘辰无奈,刚爬上来只好乖乖下去,走到顾语琴面前。
6 }% h% W# v( [) w1 H  顾语琴冷声问道:“你睡觉不脱衣服的吗?”
! X( ^9 L1 j4 U1 t- w  刘辰磕磕绊绊地说:“额……我,我习惯了。”# W$ L5 P9 c, R( w6 G0 i# w/ D
  “不行,你必须把衣服脱了睡觉。”/ l2 Q- x! E  E
  “行吧,那我之后……”, r9 b7 X/ D) \# z: C! b
  “不行,你必须现在当我面脱,不然我走了以后你没脱怎么办?”& P. q5 V, g* h7 k# W
  听到这刘辰都懵了,他还是第一次见老师要学生脱衣服的,不过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不像闹着玩的,心想着男生脱衣服无所谓,于是干脆就脱了。1 I9 g# V  }9 j- z  G0 i; p& {
  夏天穿的衣服不多,刘辰脱掉了上衣和裤子,身上就只剩一件三角裤了。虽说男生被看无所谓,但被人这样盯着刘辰还是有些局促。
7 a' C8 n% O4 k7 b: }# p, {  “脱到这样就行了吗?”顾语琴似乎还不满足,脸色阴沉地向他靠近。" ~4 ^2 A: b3 p+ y
  “睡觉嘛,必须得……这样才行!”刘辰还没反应过来时候,顾语琴突然抓住了他的内裤,一把拉到脚边,直接把刘辰干当机了。8 J! R  ~$ y1 H) P9 a7 ?
  顾语琴饶有兴致地欣赏他的小鸟,点头评价道:“呵呵,本钱不错嘛。”6 q2 O/ x0 G- v) ^. W$ F* o
  “啊啊啊啊啊啊啊!”反应过来的刘辰发出一声尖叫,连忙转身遮住小JJ,没想到顾语琴从他身后抱住他,抓住他的手用力扯开,脸上尽是淫笑。
, c4 O1 y' P' |' y9 E7 n4 O  “老师,不要呀!”) z' v% ]3 s% S
  “嘿嘿嘿,给老师康康,来让老师检查一下身体。”; v3 O6 x9 Q, m2 B& ?
  刚刚还一脸严肃的顾语琴老师,转眼间一脸媚笑,抱着刘辰想要掰开他遮住裆部的手,活脱脱一个女色狼。这前后巨大的反差震碎了旁观的两人的三观。
/ n. j6 v" [1 q% e  最先反应过来的的崔子毅,他问道:“云朔?是你吗?”* x4 Z9 i% C: q5 Y+ P6 j# f9 {
  其他人听了也立马反应过来。
  {5 v6 h/ P' F# C. O  然后,顾语琴,或者说是云朔,放过了刘辰,大笑道:“哈哈哈,你们才发现啊,吓到你们了吧?”
) J  N* W* X* p: d& f9 e  刘辰是最生气的,他赶紧穿好内裤,然后对云朔指责道:“好小子,你真行啊,想吓死我是吧?”; \3 w9 I& R. h! ^
  一旁的韩大通也好奇地问:“云朔啊,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玩这一出了。”/ Q. @  R4 B9 G6 N
  云朔无语道:“我说你们什么记性,上个月我不是说过了吗?今天是我生日。”  s2 X, r* C3 a+ |1 N" p
  闻言,众人恍然大悟,紧接着又是一脸歉意:“不好意思呀,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 ?9 j0 X* s- [: Y; o/ Y7 T0 ?( g
  云朔也不计较,她在三人面前转了一圈,展示道:“怎么样这身体不错吧?这胸,还有这大屁股,这可是我精挑细选的熟女。”
. Z5 R$ v* z6 s  众人围观一番,也是啧啧称赞,别的不说,光是那衬衣下鼓鼓囊囊的胸部就足够引人浮想联翩的了,更别说这人几乎把学生们都得罪过,所以三人盯着顾语琴丰腴的肉体,都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0 s* ^/ ?3 N% f2 J+ n* v
  刘辰第一个站起来说:“他奶奶的,老子要第一个上,这婆娘我早就看不惯了,刚才还被整了,这第一个必须我来。”
' n: U6 j  y1 ~/ \; e  而云朔确是露出一抹淡淡微笑,说:“你先来?你确定?”" e, J# {4 G$ `2 W4 y
  “这有啥的,老子要把之前受的气,通通都从这婆娘身上找回来。”
; l2 y, Y8 K) ?0 j; a( v% C  “好,你可不要后悔哦!”说完,云朔转身走到门口,把大门给锁上了。
+ e1 h/ V" ]% P5 L' @! \$ H  众人不解:“你锁门干嘛?”5 t4 D4 c$ |2 F; S$ v# O/ Y
  云朔悠闲地说道:“怕你们跑啊。”9 v( I; R! k, R* ?
  三人闻言笑了:“哈哈,有这好事谁跑啊。”1 X/ n0 ~/ h( X. ^6 {0 G
  “就是,三个大男人害怕一个女人吗?”
" y9 u+ R7 p7 H( x! s' z7 o  “看我不把你草翻了,跪下叫爸爸。”0 P; P6 Z; @# o- y. {
  看着兄弟们无比自信地狗叫,云朔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掉,边脱边说道:“这顾语琴啊,老公常年不在家,儿子又出去念书了,经常一个人孤独在家。”# g+ N7 c; ]& ?. Q. C4 ~6 }
  看了一下,三人光盯着云朔的屁股了,压根没听她说的啥,随后她继续说道:“可是这人又正经,不会排解寂寞,全都压心里,结果身体需求越来越多,一直压着火气也就越来越大,所以平时看人也越来越不舒服了。”
$ Q0 {4 B9 J" n9 B* s  脱去了最后一件衣服,顾语琴成熟性感的肉体展现在灯光下,仨人眼睛都看直了。9 T' V$ Y8 s8 U6 _
  “听好了,今天一整天24小时,你们都要满足我,谁都跑不掉。”说完,云朔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然后扑向最先出头的刘辰。3 v7 d: T7 N) ]: D8 ^; k& a6 \
  后来,整整一天,这个宿舍都没人出来过,等到第二天凌晨,顾语琴才满面红光地从宿舍里走出。然而,直到第三天,这宿舍的人从门口颤颤巍巍地走出来。
2 z& b+ y8 N. B5 f  具体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只是偶有路过的学生说,听到里面有隐约的求饶声。3 \. j' O3 t9 s- z0 n  z, Z

1 M: [3 R" T' W$ h- \5 m5 r
% o0 d5 }+ b& D# N0 X" v* i, p, Z/ [& v, z! n
. l5 V3 O' f; t9 t  E% n
& U! s+ Z- p+ j. S1 t- [5 H7 W9 J
; X/ T9 Z+ v) L' b5 C$ y# a, @
=============================
0 a9 @5 a% |" S6 ^  m$ Z
% K. d% P2 ^3 J5 S' |8 {

单选投票, 共有 285 人参与投票 查看投票参与人

投票已经结束

60.00% (171)
1.75% (5)
38.25% (109)
0.00% (0)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投币

参与人数 1奖励点 +10 收起 理由
每日两升水 + 10

查看全部投币

谁给我这么好的兄弟

我也想要这种好兄弟

这不就是无脑黄吗?

发表于 188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能想着兄弟的兄弟才是真兄弟。

我超有水平的。

我也想有这么好的兄弟啊

写得真不错

我也想有这么好的兄弟

很有水平,不错

发表于 188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吧,就喜欢这调调,投攒了希望进来后多多更新

写的很棒,剧情很喜欢,纯粹的爽文

不错不错

恭喜楼主成功转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發布資源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限时)自愿冻结账号|小黑屋|荆棘鸟学园论坛 (在互联网上寻找包容TSF文化的栖息地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4-14 15:23 , Processed in 0.039363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荆棘鸟:幻想传说的一种奇特鸟类   

© 2019| 荆棘鸟学园论坛| 网站归属地: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荆棘鸟学园论坛是公益性质的TSF交流论坛,完全免费使用,无需任何付费,直到论坛无法承担。

论坛所有作品都由网友创作上传,不代表网站立场,如有侵犯版权等行为,请来信告知,论坛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