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276|回复: 6

[转正申请]曾经的故事 [最后更新:189 天前]

[复制链接]
本帖最后由 3236833614 于 2023-10-12 14:57 编辑
7 F9 x! i% P5 G' S
" i' T- w) B1 f& ^5 i. e0 e=======================================
- A3 W+ y# }7 S6 ?/ E转正申请:本人是一个忠实的TSF爱好者,借此机会想要申请转正,本篇为性转文,文笔清新,内容纯爱,制作不易,请大家包容支持
- F( L$ c, `9 ~& U0 B+ Z2 K用户ID:18230. t0 k- E' [( p2 ]
====================% _9 L/ F+ `6 r  e# r/ s3 |
以下为作品正文:
4 B* s0 I8 R/ q1 m/ h  繁华的街头上布满了华灯,今天是圣诞节。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情侣成群结队。其中有着两位少女组成的组合似乎有些格格不入。0 ]  F. m/ ^) K6 y3 H+ c
! T. ~$ Y4 }4 @2 u, f( s# J
  “小明,快看这里,今年的圣诞也十分热闹呐。”* g7 h8 K& Y+ o5 v4 z

  J/ ~! O* \. c. t7 b! c; R' d: t  花田琳子拉着小明的手来到大大的圣诞树面前,距离上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树以前是很久以前了。  ^5 W8 C6 C, A0 g& H
/ r. t' p; J7 u3 [( m
  “原来已经这么久了吗?”
" D" ]5 |0 t- H, d* w4 {( y, q0 d& a" a7 S& J+ ?( M' n! T
  小明从袖套里面伸出自己的玉手搓了搓,吐出的雾气也凝结成冰晶雪花。一瞬间,小明仿佛看到了从前。在飘渺如烟的冰晶里小明模糊看到了琳子的笑。( k# X& H% x' D4 R5 B2 ^
4 c; G5 i  `9 t- t: q0 \
  “是啊,原来已经那么久了。还记得那时候小明还是一个男孩子。”' ^; h) z* X. b8 {, t" J
0 r5 G( v# K# `1 X
  雾气再次出现,琳子也有些回忆起以前的事。那件事真是改变了她和小明。圣诞树上挂满了华灯,一闪一闪的勾起两人的感官。似乎要把两人带回十年以前。
, {- L" [& P2 A/ v$ X# Q# a& j: q" \. ^; h& U' k
  那段时光很痛苦,很青涩。但也是成长必不可少的经历。
8 @; s$ t7 `& }3 I8 {- r( E: j/ q, _  z$ L8 B
  …………
! ]( S3 u( B& M' F6 i3 a* J4 v3 R- x( x) \/ }2 @
  “抱歉,以你的身体状况,接下来恐怕要在两周的时间里面继续手术了。”
4 u8 j) l% u: S$ G( e
- I- U5 ?) c" b# w' y  医生有些抱歉的对着面前的母子说道,性转换疾病对于这个医院的医疗水平来说实在是很棘手。) P' `5 q* a0 v# `& n# E. M; j
# X$ B9 u; p' K9 L; \5 K2 c
  “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0 v& B8 p6 s( S8 t4 ~& j
) `4 l! O. j6 v' Y7 T
  源奈香看着小明对着医生确认到,性转换疾病她听说过,是一种隐形基因的突变疾病。
6 Q: f" K0 E2 T9 a, S0 }: r& T, t
( f' z% s! e9 {$ H- l  “抱歉,太太。以目前的医疗水平来看我们没有办法,我们也只能暂缓性转换突变的发生。哪怕是去东京的大医院恐怕也是这种结果。”
. u3 r8 S$ f  F3 Z# f4 {) ]% Z9 {# K0 V
  医生摇了摇头,看着沉默不语的源小明有些愧疚。2 ^; T0 Z5 }! Q
! {8 r5 k$ b; @+ _, _
  “妈妈,就这样吧。”$ u4 n. U! \1 u2 ?! r9 u& j/ U
5 l2 q" ~* v, S- `- d
  小明忍住哭声拉回了奈香的手,心中想到这就是神明给予他的惩罚吧。, A# r6 m8 N9 ?+ X+ g

3 _" ^) a2 y9 O# `  “这段时间需要定期来检查,等到身体条件成熟后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4 G* P0 S3 w6 C; M2 c! Z2 d. u6 |0 m7 t
  回到家里想起医生的嘱托,小明躺在自己的床上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k& l* }5 M& d: X/ h. s% k
6 f# t5 }1 k  Q8 R7 f1 ^/ w: E
  失去性别的委屈,对于自己欺负同学的懊悔,以后别人异样的眼光等等冲击着小明年幼的心灵。
1 T: W4 F$ Q2 L4 _0 I+ b5 v8 W7 o' ~# }! ^# T5 X2 Z
  “对不起,对不起。”
/ h' z5 H& m: I7 u9 @9 B  y+ D  L! U) f1 W5 i
  墙上贴满英雄的照片在无声的沉默,好似在嘲笑小明的懦弱与罪行。
" W/ u/ g5 ~1 [% C( }, B& Q  s/ ]* J
9 P" C) [! G: d1 ^  “小明,下来吃饭了。”& l+ `0 T8 w( I8 u7 _# E% W. c
# m. C/ R, V2 k( j, v" _
  饭桌上,平时热热闹闹的气氛被压抑所取代,奈香看着哭红的小明还是不忍心的说到:“我已经跟老师说过你的情况了,这两周要不就不去了。”0 I" G9 P( V; t' _8 s+ J

% t& ]! D, u5 T  ~. q  小明沉默着,最后还是决定去学校看一看。% q1 U+ o  W5 z. ^
) K: j6 O; t* U; E" b
  “爸爸要等下个月才能回来,小明,有什么需要可以提出来。”奈香爱抚着小明,想到以后家庭里面儿子变成女儿就有些不舍。- ^; o0 Y3 X7 t8 w, {6 ]7 Q. j, t
: ?5 `5 m$ H- ^# p2 e& M/ e, |5 J
  “知道了,妈妈。我可是一个男子汉。”小明强撑着笑容,那笑容下面不知道有多少的苦楚。
% P* U, Q5 H5 O+ W' m5 n' B
2 G. ?- m8 W* a% v0 S$ i" Y) V  学校,今天是小明重新上学的第一天。, s' p3 G* o8 C, Q, B* Z2 s

9 v+ i, B2 A7 Y4 r+ V, T0 [5 d  回到自己熟悉的座位看着周围远离自己的同学,小明一阵失落。
# e' I& G% S5 F% l3 G, V, x0 @; s8 K4 A& D1 Z3 ]
  “大家,我回来了。”( F9 F, z) Y; F* t: [2 n$ q4 I1 p- Z# R
& n. o0 J+ L' I; q: w0 @
  得到的回答却句句诛心。
# f& M; Q- G! L2 g" i  D; Z1 \
' c' b6 z) t8 z0 r0 z# K  “小明要变成女孩子了,咦,变态!”
4 W% y8 }/ p+ C7 D$ Z; t% I9 m2 q" S2 U, ?6 c, t! w# |( A
  “真是的,以前那么欺负同学,这就是神明给予的报应。”4 z/ Z$ Q/ t9 L' }3 O% l' `
3 Q3 `. r$ [: v3 `8 U$ ?% F. d7 u
  “听说小明还有两周的时间才变成女孩子,那他现在不是不男不女嘛,上体育课可怎么办?”
. M3 C9 I- w. Q; \8 ?: U6 g& g& f
: m* O9 `  }! m: Q; |  “要我说就应该把他赶出班级,上体育课不知道他会不会偷看啊。”$ b7 a3 `! P7 T( x  ?* _* [

* e' S0 I" P. E! i. W  “听说老师还要照顾他,真是的,以前那么欺负同学现在老师还要帮他真是一个坏蛋!”
7 Z5 l0 z8 P. @3 L3 g8 Z/ D. I/ A1 @, A  l8 y5 F' p
  讨论的话题越来越重,刺在小明的刀口也越来越深。小明低下了头,让别人看不清自己想要流泪的脸庞。3 i8 _* {9 I2 o! W
: g/ e$ H7 \1 w
  “大家!对...对不起。”, Y) T& I/ v6 t0 _* Z
0 V1 L5 \7 d1 ~) P- t  f, B
  小明弯下腰,把自己曾经荣耀不屈服的男子汉气概折了下来。这是对以前的过错所付出的代价。
4 c6 P3 i% x# {
+ J" ]# q. G, `" g6 f3 U: e7 z9 A  “请大家原谅我!”- S$ ^+ F0 Y" b
, {3 \) z+ t* ^$ w  \0 T! p# ]0 ?0 {
  小明深深低着头,宛如鸵鸟把头埋在土里,不想去听哪些污秽的话语。不想去看哪些刺人的目光。! b! }9 M! \! Z6 u  Z

+ u0 h- \% v' |; r" J6 J7 \  o  “你这家伙!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嘛!!!”/ ?9 N: C- {( ^1 J/ ?3 Y7 `

1 @- F) C/ L. [, Y1 R! f3 k  怨恨的语气直捅小明的胸间,一瞬间把小明刺的喘不过气来。抬头看了看,那是一个身穿漂亮衣服的女孩,精致的小脸虽然怒气十足但也十分的可爱。可是那头上有些不齐的头发破坏了女孩的美感。
, Z7 Q3 o! A5 p' \- L  a! [6 Z$ O" x( Z6 B6 A. l/ G
  花田琳子,这是源小明以前还是男孩子时经常欺负的女孩子,因为有着一头笔直的秀发所以让小明忍不住想拿剪刀裁剪一些。
9 i8 I  F1 n9 @6 P
' L: @1 e0 e! ]9 t+ P0 v3 X  “对不起”8 ]4 M. C2 V4 a2 I( h. }

2 y$ s5 |0 O6 h. V& e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好像被卡在喉间,那充满悔恨的道歉轻飘飘的飘进琳子的耳中。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 ?. `2 ^0 O# @6 N/ t" L8 ?# D( q) Z9 P$ p
  “够了,你这家伙真是报应。”1 ?; Z$ L6 |' `, Y  }. `9 [8 A

* Z" ?; k! ^4 T: U# w5 [8 d2 ]) y  琳子厌恶的看了一眼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一下老师来了还以为琳子在欺负小明。" h+ F# q/ a" k3 `% A

& k  }5 M* n, ]" ^/ S  铃声打破了沉闷的氛围,划破了班级的讨论大会,也划开了班级的集团分布。老师踩着节拍进入到沉默的班级里面。  r5 f8 v- u$ E: A5 f8 t0 O4 D
. |+ F2 |% q, i- b* _
  “小明的情况有些特殊,因为身体原因在不久后就会变成女孩子,希望女孩子在这段时间里面能教导一下小明。”" h/ m9 N+ ~- g) r  O9 B
5 M6 R$ F9 ?& e5 f
  老师温和的看着下方,以琳子为首的女生同学却纷纷把头撇在一边,对于老师的这个任务肉眼可见的抗拒。' }! h. d7 z5 q+ l( B+ }- B

! C5 b: R. J0 T: c# O& Z# T  “那个,我以前经常欺负同学。我对此感到十分的抱歉。我希望大家能够原谅我。让我重新有机会能融入大家!”& u# j" ^0 U. _6 R( r& @; G

& n. v( X/ S) J) s8 A9 h  小明再次的鞠躬,耳边已经开始生长的头发自然下垂,遮住了小明的脸,也成为了小明的最后遮羞布。$ v0 v( k) k6 v9 R9 C2 p  p0 p1 l
- A7 n) Z, i1 c* f
  “请大家能够理解小明,小明同学的身体还没有稳定,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请同学们能放下芥蒂好好帮助小明。”- W- v5 X8 V2 w! {) n

, L5 i( [" k% C1 c1 c- a  老师让琳子等人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小明也在老师示意下重新回到了座位。接下来就是正常的上课时间了。5 d4 p2 I- A$ {8 M1 u

' a2 i; y* R/ x* ^  “虽然老师那样说,但你可别期待我们能帮你什么,你这个变态!”
7 A3 u, a" z; m& p3 Z0 M3 [. @3 V0 |" y0 H' S- E  l0 {
  下课后,同学们撕下了在老师面前的听话伪装,纷纷恶言恶语的向小明压去。小明只觉得自己被淹没在了同学的指责之中,看不到回到陆地的希望。
8 Y$ E9 z$ f* t6 w, X) c# A; k6 {, Z. Q" n* }
  “走吧,下节课是体育课。我们赶快去更衣室,不要和这个变态在一起。”9 L1 `, I8 U- K; z, }: z

- D/ |/ G# k2 T0 e- s  “就是就是,等他变成女孩子到时候更衣室也不安全了。”3 H" D( c, {8 X4 A+ t

) ~, s# T( C. J# ?  女生急急忙忙的前往更衣室,似乎害怕小明下一刻还会像以前那样掀起她们的裙子。/ _/ s( w4 ^" X. p4 M7 @& a
6 _7 |9 q% ^4 K. i6 I
  小明看着逃离的女生,眼神逐渐失落,以前的欺凌还是让他尝到了恶果。
/ Q2 @" h$ `# ]. n& u" G. s: s' Y3 l" y$ W
  转头看下还在打男生们,男生纷纷撇过头移开视线,刚才的指责他们虽然没有出力,但在一旁没有制止的行为也是间接的帮手。
. R  b' e' m/ ~- ?# k3 @9 p. U, C% Z  r6 J3 l
  被世界遗弃了,所有的人都像看到什么洪水猛兽一般逃离他的身旁。小明再一次的哭了。这次是心里在下雨。但表面任然还是挺起来笑容。3 m( |3 W, V2 w5 h$ h
9 `( e  X& K9 r! w# b7 K  f4 B0 p
  他可是想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人。怎么可能被同学指责就这样萎靡不振。  L6 J+ h6 Z  d" z3 R( j$ p

$ P- T/ ~$ K7 X' E  是吧,脸上的笑好似回到了以前。心里,雨下的更大了。/ R7 r0 v( C6 ~0 D; Z
' l+ k6 m' u- C+ L! y2 X7 [( d
  体育课上,小明毫不意外的被再次孤立了。因为身体的原因小明被老师分到了女生的那组,这引起女生的不满与敌视。" W: ?5 K5 }' {! q3 d( X

1 o' h# L1 V& c9 u. i  “真是的,为什么小明会来我们女生这组,他不是还没有变成女孩子嘛。”
$ S- F( u/ t; Q1 P7 Z6 c1 w  i6 c( o* H  ]5 c! U8 A  h) ]5 }
  “老师真是偏心,明明是个男孩子却只需要完成女生的标准就行了。”3 a3 o7 E  S9 \% n" V" {

- D) j& `/ ~1 r7 F+ T% [2 x8 _& q  “我看明天直接穿女装来上学就行了,让小明直接以女孩子的身份进入厕所,听男孩子他们说小明现在上厕所都开始像女生一样蹲下了。”. Y7 y2 k' y* b- H
) A! d8 u7 ?& P1 p5 A8 N9 |( `
  小明手不知道往哪里放,骨架已经开始缩小的他已经与一般的女孩子高不了哪里去。面容也开始像圆润柔和方面转变。# ~7 @9 c" c  W. o9 C

& i$ ~- ~4 p. V  女孩子的性转换在几天前就已经开始了。
1 f* J( O' q& |, F5 A" v6 G; v+ g+ y8 O  f( L! q% Q' Q
  最后,小明还是按照女生的标准上完了体育课,体力缩小的他已经从机能上与男孩子不沾边了。: E4 H2 x0 d/ H* k
  ~+ F% ]3 n& B. M$ J
  “小明,你这家伙可真是让人恶心。”- [6 ]0 J) x/ [0 b  C  S, A- l
& j0 b5 i: F- {! C. b
  家里,回想起琳子在临别时对他说的话,小明在床上报成一团,没有拉开窗帘的房间此时显得那么多局促和狭小。哪些边缘透过窗帘的光线也拉成一条条丝带在小明够不到的地方舞着尘埃。% y5 }% G/ r0 ]) w( L$ g
' [8 |) T. u! ~6 B- B7 x$ w
  小明不想去学校了,脆弱的他没有了想当男子汉的愿望,只想逃的远远的,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他的地方。
$ O5 F( _4 N" i+ I3 T; O# E$ |
. i+ n5 \" G6 D$ f  b0 L2 H  “小明,今天在学校怎么样。”1 C0 ?5 R0 i' R; t$ P1 o9 @

) R9 G. r4 @9 r  `. j* ~# e  i7 B/ q  打开门,昏暗的房间被门外的光线照亮。奈香今天早点下班回来陪伴自己的孩子。
; Q3 R- \0 d& a) ?8 A7 |$ ]0 [: N3 @
  “今天很好,妈妈。”5 g2 |$ k5 k+ I3 G. g$ |
4 R; e; F- R( Z# W
  看着奈香有些疲倦的脸和还没有脱下车帽的妈妈,小明还是选择了撒谎。6 x& z& E! m* G. C

& k) h* z( s; h% Y. ?1 V$ E  不想再伤害其他人了。这是小明深刻明白的事。3 n4 Y, @. @: n2 e  G( P  K8 ~
8 \  V3 D/ o4 h$ _! a
  “今天同学们对待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我明天还要去学校。”. t1 D# G/ s* ?2 d
1 y& h7 d7 i" M; K
  哪怕伤害自己,哪怕依旧被指指点点。小明不想再看到别人因为自己而哭泣了。' M' O1 u# C. T
+ D$ r' ?8 H- B
  “这样就好,那好好休息,今天晚上有你喜欢的肉排。”" v7 ~2 E1 t0 U

7 k# p7 X  e" V* R5 Z! X# L8 ^  奈香明显松了一口气,然后下楼开始准备家务去了。对于小明的撒谎没有看出什么。. J7 }' ^  I  M$ H) [
% a1 T  Y9 p/ K3 U9 o# E$ Y- P& w
  门,再次关上了,房间重新变得昏暗。
3 r$ k" b' r4 J5 Z% N! Y, t8 B5 J0 K, s% c3 Q
 就这样,小明还是在学校度过了自己新的一周。下周的时光就将会是小明最后享受男孩子的时光了。. i- P& N! ?) @. a5 z
/ T& _4 N: ?' {' s3 U
  这一周里,小明麻木着忍受同学的指指点点,哪怕座椅被人涂画也没有太多的反抗。只是默默承受着,体会着以前被他欺负着孩子的滋味。
4 Z" f, E; g+ u* Y, @+ b2 m2 X6 s$ I( K. P$ o
  花田琳子,这个曾经被小明欺负的女生,在最初的两天指责后就没有了行动,只是远离着小明,只要小明想要找机会上去道歉就会立马离的远远的。那嫌弃的模样让小明感觉自己想被人丢弃腐臭物,只要自己靠近,自己的腐臭味就会熏跑别人。5 Z1 T0 R' C. K
- m# d) k. q/ p# X7 P6 c# A! t
  小明默默忍受着。
: D" B8 d' t  V4 ?! H' l* y* x
3 F6 d+ W0 n6 u" N0 T; _* W# |3 t3 b9 h) B  放学后,今天的下午要去医院这周的身体检查。小明的步子有些缓慢,看着医院的方向好似在看着那已经被注定的命运。9 U# v. |/ N' Q5 d

. }1 N# N6 i7 a* ~1 Z, s* C  F  但有时候命运的道路上也有些坎坷,小明在路边看到一群混混在围着一个熟悉的女生。3 S& }* a0 Q7 h5 J8 j- N, g1 m

6 `1 `: F1 {6 J' S% Z  那是花田琳子,花田琳子紧紧靠着墙壁双腿颤动着节拍。可爱的小脸也被恐惧和害怕所布满。
$ L1 Z- [( \% ^
0 `2 f' q: o( b) s. Y/ K  “你就是花田琳子吧,没想到花田一郎那个家伙居然有你这么可爱的妹妹,今天真是好运。”
0 N; d' Y8 \5 z4 c
1 A( ?1 B+ Z: [+ b  为首的不良少年轻佻的看着琳子,那看货物的眼神刺裸裸的展露无疑。手上也不安分起来。9 ~8 p, [2 O" s6 Q' F6 ^
6 L" ]* U: X6 U5 h6 ~+ p
  “你别过来!”
( K; T# r, w: X, R
$ m$ Z' H) R" O* w# U: b  “哟,小妹妹还挺倔啊,兄弟们,今天我们就好好玩一玩花田一郎那小子的妹妹,让他知道我们的报复。”2 w7 R5 @; T0 a2 d& O" ]/ ]% l

7 U, c8 V8 A, j  看样子是花田琳子的哥哥对不良少年教训了一顿,结果现在要报复回去。* C* K  c: S$ Y; \8 U

& i6 F. W1 A: n( k* q: H( O. J0 |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还算的上是一个男子汉嘛!”
9 K3 F0 g  F$ x
3 Z( S( o! o) r0 r  不知何时,小明站了出来。看着一群的不良少年他忍着恐惧还是挺身而出。
$ z! S% J9 ?& w( j1 u% q
9 s; N3 S" ]6 W" w8 {  他不想再看到欺凌的场面,他这次要像以前发誓的那样做一个男子汉,所以他站了出来。
3 C; C& Q* r8 u' M
4 X. }# g  b+ [) C. Z  “小明!”1 P$ Q. P2 q3 z% @2 N, ]$ [6 ~
6 f! p2 G1 h: F
  琳子没有想到最后出现救他的会是小明。一时之间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6 [8 v- G3 L" L8 }3 R( l+ g* o! b8 I3 T1 x
  “哟,小弟弟,学大人英雄救美可不是好习惯。”
2 Y: i7 \$ @" ?" |" F  G: r4 c2 V7 E1 q5 T7 w7 _/ M+ d1 ^
  不良少年走在小明面前,差距过大的身躯像厚重的山岳压倒过来。小明冷汗直冒。双腿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1 Y( [* I- H' P  ]- A
7 w; n  ?: B5 v% ^" C5 a& @
  “你们...这么欺负..一个小女孩..还算不算是男子汉。”
5 m2 a1 W4 f# {1 j+ ^
# \  s+ u/ B% o, t! S( Q" V! f: _  小明忍着恐惧问到,心中的誓言还是没有让他回退一步。. ~% ^/ s4 p. K) s3 z/ }+ q

8 Q8 O# \. P" @' N7 Y4 m4 h  “老大,这个孩子好像是那个...”3 r- H- y% O  R5 G" `: F& N4 g
) i1 ^6 y5 o& D! N( h
  正准备动手的不良听到手下的话语眼神变化起来。色勾勾的贪欲打量着小明贫瘠的身躯。
7 _/ P+ |/ w) _6 K, ?
; ^" ^4 A6 d8 h% ]3 n$ h, }  “你叫源小明吧,你就是那个患了性转换疾病的那个孩子。看起来不错啊。”! {2 C6 B1 ^& L0 V7 {) V
' _3 a5 ]8 @/ m# G0 ~: P" a, e) F
  手抚摸着已经变得细腻的脸庞,不良充满色欲的眼神让小明心脏直跳。7 L; T; ]0 K$ ~- I- ?: S

0 z9 A0 C! |+ C/ m  {7 b' s  “快跑!”! u' Q2 _) e4 R4 w7 m7 n+ ^
$ m0 e1 J# D! \
  小明抓住机会挥出一拳,直直的打在不良的脸上。对着琳子大声呼喊到为其争取时间。) D- ^( {9 d! O2 R# X

4 T% ]6 [8 u# q) Q  “臭小子!”
$ w5 {& D' R" C: H) ~, o" w! j* @3 G& C% N
  不良变了脸色,指挥手下去追跑出去的琳子。自己则狠狠的揍起小明来。
9 h* X: m+ F( g; h5 H4 j% |
+ K6 o1 m1 X6 {! `* S  唔——- y0 a( _1 H. v. M

, `  G. ^/ \1 H5 A6 m5 F0 J0 |  感受到身上的疼痛,小明没有在意,他只希望琳子能够逃跑出去。这样他也算是赎了一些罪。' Y0 _1 K5 w" @6 T8 E5 v

6 [. ^+ Y; N: Z0 E9 N  “你小子刚才要英雄救美吧”
$ v$ R2 p/ g8 Q( g5 R+ q5 D/ y  s: U4 }2 g
  可惜,琳子还是被抓了回来。双手被其他人牢牢抓住,不良拿出了一把小刀不善的说了起来。1 N: N/ t. h; b5 v+ {5 B

; y  ]8 M, P: y- u6 S  “想要英雄救美?那你就看看等一下我怎么在她开个洞。小妹妹,要乖就乖你哥哥和这这个臭小子吧。”6 s# k! P2 x% P! s8 w8 `
  ]$ U# ~# i3 B7 c8 q4 G6 E! f
  说完便准备提到捅了上去。泛着寒光的小刀在琳子面前是那么的慢。
, ~; T8 t$ l4 h" ^5 Y2 A- w
' |1 ], K1 D& c& b0 H) H  “不要!”
+ m. }4 n" D& t4 ~1 D7 H) E/ A- b# F1 \
  “啊,臭小子!”
' k. n" C% u; m4 a8 f
; R: z. S. s+ t( T0 h  剧烈的疼痛没有袭来,琳子疑惑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男孩挡在她的面前。
7 f! R' u* L- Z+ \. P6 P* g/ ?! r, c8 B6 n) `" x6 ]$ X4 l
  小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这一刺。刚才用嘴集忙咬住他人的手臂才挣开束缚。回过神来,身体已经不自觉挡在了琳子的前面。
* N# W( p* \: x) A$ c* q0 ?4 l% E- L0 |
  血,像打开闸门的库存从小明单薄的身子里流了出来,一滴滴鲜艳的血花在地上纷纷绽放。3 c1 q1 ~) a  m) t, Q

1 s3 F% O) C- F8 U3 b: L  小明感觉自己麻木了,身体没有了任何知觉,眼皮也开始加重起来。现在没有倒下只是他还想着自己是一个男子汉罢了。
) p1 `7 S  T6 J. l. }; ]
0 u) L& I0 s, a( J; J, }: x; ~  “臭小子!去死吧!”
: _* W& C. b9 Z# l9 D
5 k: ^' d4 x$ w7 Y  不良恼羞成怒,想拔出小刀再次补上一刀。
0 P; }' U. I  `) M* K$ L: Q! e5 X/ u- {' }5 y8 p
  “住手!你们把武器都放下。”
( \$ g9 R! m7 e0 g. O' J
9 K; X* k4 j9 ?6 R% r" v  警察站在举起手枪赶了过来,原来刚才琳子的逃跑还是引起了路人的注意,这才拖到警察的到来。/ o- k3 l- e8 ^2 Y

) d. \4 y; g, @" C8 k  最后,不良被警察拷上手链带走了。小明也在被紧急送往医院的路上。
( g5 t! ?- I( \% [
! w( s, ~: t  o- s3 a& f. r6 V  “小明!小明!”& o( G" C- }& @3 i' [
3 \' T- K- W5 T6 c! R( [
  “琳子...对..不起”( O* [" q+ _; M- L  {

/ \4 g7 p$ A/ {8 }4 Q: [/ M  小明模模糊糊睁开了眼,看着哭的想个小花猫的琳子,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出的话。: ]  q5 U/ X! B- a

$ U1 o; {/ X! e6 {( p/ {/ t0 B  “笨蛋!你个傻瓜!”1 ?3 g& Z- y' M" e7 E

4 t/ p9 [% X) d/ P7 D6 h9 K  “对..不起..”+ {; [* m7 \# e1 C5 _

4 b- G0 a% W' h' I7 @7 _' h8 B  小明感官疼的失聪,依旧自顾自的说着乞求原谅的话。声音逐渐低沉和无力。眼皮也变得越发沉重。2 O: J. _/ m1 J8 J6 d
2 b0 I; K2 O( a9 |
  啊,我这是要死嘛?
/ S  \, u* M9 D* q9 c0 K4 Z( t! s) r
  神啊,我得到了别人的原谅了嘛?5 Y2 Q! a. l9 x8 Q* e: A. [! w& ^# G, j; {
4 o9 q; S$ x' A% G& _' Q$ X
  “小明...xxx...xx..”
* g9 c7 ?6 u9 b6 ]3 S& W5 P" d4 H! I. N8 P8 E  Q; ]/ `8 k1 K
  最后,小明已经听不清了。意识沉入那无尽的深渊去。
- a  i& p9 G) B3 l, e! A5 f5 D( `- U2 P2 y
  “医生,小明怎么样了!”; L9 R7 W6 ]4 {/ ?" v- u) h1 Q
* I0 C9 q* W" g1 I- b
  奈香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在抢救室一旁失魂落魄的还有琳子。- B- ^8 R& @; n2 s4 s

1 ~$ k; `. ~/ Z; B  “情况很特殊,因为身体受伤严重导致性转换疾病提前了,现在需要集满进行手术。”
; N, `2 L9 h# k$ i# o8 V& f( r4 i" p6 m1 y' L% y7 K
  医生简单的说了一下概况便匆匆的进入急救室。留下奈香和琳子二人。& K- E7 I2 M' `& `# O, ^

7 w( z  p2 M7 }) G  “对不起..阿姨”
- K' E7 y1 _, @6 D; c1 ]
' \' G; k/ f' p7 n# m$ E6 c  琳子失魂落魄,不敢面对奈香的眼神。奈香看到此状做到琳子的旁边宽慰到:“我已经听说了,小明是为了保护你才这样的,他从小就发誓以后想当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救了你。他做到了自己的承诺。”
( `, I! o5 x% S8 s# T/ K+ H) A. O/ c2 ]# h; Q* O; S
  “阿姨...”+ y7 ?- ~6 B2 l
. K& M4 o8 n* ^
  “琳子,你能原谅小明吗?”9 S+ ~/ g  M% {
+ P9 n8 r4 {( R8 j
  以前小明经常被叫家长,奈香也或多或少知道一点,这个女孩恐怕就是以前被小明欺负的同学。0 \: z" Q5 Y  p

3 t* B3 S* Q0 x6 D  “我会的,只要小明能活过来。我会好好帮助他的。让他重新融入班级里面。”
# T( B. T9 ]1 c& ]2 R- n/ X  A6 \$ g0 F& z* Y4 ?
  琳子泣不成声,曾经的怨恨也早就随那挺身而出的身影消散了。1 m3 X% Y( |: h8 z4 Y6 E- n
3 R: C, k, L) [
  “小明他...她可能会变成女孩子了。”
2 O, d$ G% w5 b# ^3 a: A
4 K8 `7 O9 k9 g  奈香还是告诉了琳子情况,这让琳子愣了一下。1 e) x- j- T$ n& f. v; [/ D

7 C1 O7 l. K  p+ Z% u1 N  “我...知道了”. n5 t( _3 T; e, s. C
4 C- n. K2 M* F, n; C  ]
  琳子失落了,小明的变化来的那么急促。让琳子猝不及防。琳子懊悔了。小明的道歉来的太迟了。这一切都是她拒绝的造成的。
4 R! Q  R8 m: O6 l  Z  u9 _; w9 j0 I6 d: S
  在二人哭泣的时候,不知过了多久。急诊室的门被打开。脸色苍白的小明被推了出来。3 r% X4 x8 [/ f) P

, F8 ^# k: E# ?# ?# P: k  “小明!”( p- O3 G! j' W, d0 B7 w4 Y* \. l
: O8 H: i) q9 U$ _/ F8 O4 b
  “医生,情况怎么样。”
! i% k% N' k8 p* l' B! E& U9 L2 t: \9 [+ |' f4 ^2 ^
  琳子看着还在昏迷的小明,不敢伸手去触碰那沉睡的美人。奈香则急忙香医生询问。
9 c5 g, A8 G8 R  H, h% l8 w" r
. H% z/ r- n' d7 u* |  “病人已经没有了危险,但还需静养一段时间。太太...关于小明的身体...”3 A# f. J- ]6 N! N: w

! `4 ~% d& ?9 z/ ~3 J  P) J/ \9 P! b  “我知道的”( K9 p0 H+ K8 u* {3 L* [
. @% R* }- ]7 c& D8 c" ]1 d. `; r
  看着那熟悉的小明,奈香知道现在的状况。小明,已经真真正正变成女孩子了。: F5 b5 \, O" W7 p1 b5 r  |
# Q  j: M, B+ ^3 L! W
  “那么接下来就让病人好好休息吧”. S# n( p" C; F# R3 m, r

- `0 n' u4 [! _/ u* A8 q  平淡的时光荡起涟漪,静养的时光很快就过去了。2 O- Q- W- E9 A7 w3 h
  Z' ?9 ]3 e% T# U, ?" F1 j0 r
  看着镜中那可爱娇小的女孩,小明心中一阵苦涩。他,她看上去比班里最矮的女生都还要低上几分。
/ d5 j% I- G8 V+ K. B0 {+ H/ m& e+ X6 F; X
  “小明,感觉怎么样?”
) f( h( O, y) J
3 W% B+ {3 e- j: b' Z8 F  奈香看着穿着白裙如花苞一般青涩的小明,手中的衣服再次比了起来。
* t' v& ^/ U9 v0 M  C: F7 F( j+ `
4 p5 e5 c! p$ {( G  “这件很好,妈妈。”& c5 l7 n+ W: ?- O0 [6 Q& u
! X: E; ^5 r- t0 p( V
  中性的声音变得甜美粘人,及胸的黑发让小明想起了琳子的头发。她有些懂了琳子被还是男孩子的他剪去头发的委屈。
6 c/ n: e9 t3 S. q- z" t6 a1 ^! q4 w0 P$ x
  头发可是女孩子宝贵的物品,根根分明垂挂在背后,小明觉得镜子中的女孩好像一只精灵。, ^# P# Z+ }9 `( G

& k* o: j; Y8 A3 k6 H3 {# C1 O" A  O  “妈妈,我们走吧。”
( _# z% F$ p& {  J! s
. p1 G8 P5 @# M+ r, R  女孩没有男孩子的调皮,变得沉默内敛害羞和害怕。
2 W! y' o3 F6 h; x4 ]7 J4 [9 z& x6 y) j% E  }* d* V. R5 X
  “小明 你决定好了吗?”0 g) l3 t. ~' }! D4 b& s
+ P0 y. p! v( [5 H6 F$ C
  “决定了,妈妈。”
% D1 \( b9 q1 ?
9 Y+ T7 T; ^  U& `+ H& g, G  小明宛然一笑,好似失落在人间的天使。4 C6 B7 ?' s; K2 W7 h

: B& c) `+ C. h: k( z  “明白了”) q  d) g+ v* U" p8 k
8 I! C; c: X1 V9 B3 N; d
  来到学校,小明怀中忐忑的心情走在熟悉的校园里面。微风吹过裙摆,让女孩羞涩的夹紧双腿防止走光。
; L3 H: W9 v3 [3 s
# _* y4 v, b% M1 Z4 _. R  “小明 你真的要离开吗?”9 e# U) H0 F7 B

% F) N: k9 t( F" d2 z5 i% M  老师跟小明走在前往教室的走廊里,老师还是有些不舍。但毕竟出了那样的事,老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1 N1 F9 T, v, w/ Z) P% D. \/ {2 T( _7 ]# z, L
  “这段时间给老师添了很多麻烦,真是抱歉。”
! }# e3 t5 {  }
' i$ `+ m# q- D# G0 h# Y" u  ]  小明道歉到,性子变得许多的她已经学会了体谅他人。
+ M" j) R0 W0 g! H/ I4 m( e- s
  性别的打击和同学的排挤还是让小明选择了离开。
9 G) Z8 @: Q6 z
! x0 [8 E; R+ Z, D  _) @9 Q  而且,摸着心脏处。小明有些莫名的苦笑。以前的梦想现在的身体是怎么也实现不了了。9 G8 M. |( K' S6 H# ~4 y

4 |8 e# `2 b/ y+ B6 R  进入教室,面对昔日的同学,小明挂起了微笑走上讲台准备今天的离别词。$ ^9 R! c% v; V& R7 s7 r! o

& W" ~/ y! l, o3 f2 b: w3 S2 [  “大家,很抱歉以前的我给大家添了很多麻烦,现在因为身体原因我要离开。虽然不乞求大家都原谅,但我还是想说一声,对不起。”; T) f8 m$ o* Q5 M0 g6 O

3 W5 x, s( O6 F6 |" y  上次还是这样是一周前,短短的一周居然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真是让人唏嘘。那墨黑的秀发也荡起尘埃,一根根滑落好像时光的流转。
% G3 |9 m/ K! A' i+ M- j% Z: M) Z: R! v$ b5 b6 o0 x- `
  “小明!”8 w8 g: Y2 f/ u- r. J

, Z8 S  D) U% S  _4 u/ [( \  琳子站了起来,看着已经变得陌生的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8 Q! ]* O9 s0 a. L8 E2 R

/ m3 [, M" \2 K0 Q1 k7 I# O' T  “对不起,谢谢你救了我。”
3 \' T" ^* L- u9 f  W/ o3 X% h" l8 H' i; `
  泪,流了下来。琳子接受了小明的道歉,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l9 k% u! O6 C0 f9 ]1 |  |

+ l, L0 f. ^! R9 q8 N+ u  “谢谢”
+ Y1 X% `* w0 m( l6 E( \7 s
% Z! C/ B+ V# M6 i6 _( B  默默上前,小明抱紧琳子,小脑袋轻轻的靠在琳子的肩上。小明充满香气的黑发散发芬芳充斥琳子的鼻腔。
' L% e5 D0 y+ m" F. X8 }. W- f& r' x! B' `4 x
  小明闭着双眼细细体会这片刻的宁静。$ ]/ [$ A6 n$ [: Y) y

. @! l% N( K+ {4 D5 u) v  “不要走,好嘛?”, P1 ?2 I5 B: d" P
$ X+ ^4 d2 h6 i% [, B7 D
  “抱歉”' T* @+ R; e6 J: u3 m9 Z
. D  s* b9 T5 D
  轻声的细语软弱无力,琳子不敢用力抱紧怀中的女孩,害怕这白皙苍白的玻璃女孩一碰就破。
. ?2 x6 a+ f# r7 l# G7 j
! X, n+ p2 m! {( [5 U; K+ \7 H4 a8 F* _  “对不起”1 _! l, p  Y% J8 Q9 x, w+ W
# K" {$ \1 j8 y/ A% X
  小明可能是有些累了,道歉到话只能跟着风才能进入琳子的耳中。
4 x: e' O& _# g+ l; ~: X
2 R/ Y4 b  Y: [4 h6 V# f) {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告诉我,我去找你。好不好?”2 F/ i0 _" T! O
3 m7 }8 n$ w( z1 i1 c5 F; X; J
  疑问的语气颤颤巍巍表现主人的心情。害怕女孩下一刻就消失不见。
$ r0 h, ?! e4 M9 p) }3 [0 m, i
" g+ L8 c2 X/ V6 t, m  “我会回到老家修养一段时间,接下来会在老家读完小学,初中的话还没有想好。毕竟这具身体需要有人照顾。”2 p+ I( I) ~0 [2 ~6 M' ~8 U

, {- n4 c+ X, \! a  小明忍不住咳嗽几声,简简单单的咳嗽就夺走了女孩的力气。
% R) l' @0 W! R: ]# Y# s! G* V2 k* l; Y. w+ T6 K& @2 m0 l" X
  “照顾好自己,我会联系你的。小明。”  ?% X& B& B) N

0 `* h( j3 q- n; q  小明的身体状况琳子是为数不多知道的人。本来应该是两周的时间结果突然提前,而且被送进医院的时候胸部还被刺伤。身体的破坏让性转换的平衡被破坏。血液的流失也加重了身体的情况。
3 ?: t& i  V5 l5 ~2 L" ~) d1 i. b  [& N: n$ Z# Y& s
  结果导致本来应该是正常转变的身体被因素干扰变得转化更加疯狂。器官被夺走大量的能量用来繁殖基因。最后的结果就是小明的身体各种状态都低于常人。/ \0 j/ t  @. i
" l. P7 I4 Y" U: @5 j
  男子汉的梦想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小明恐怕连琳子都比不过。病殃殃的躯体容纳着痛苦的精神。
" g1 P% b4 X! n) d9 J+ W/ [  v$ A6 U6 t1 p
  这就是现在的小明。
# a% p9 G* [$ M9 d1 P+ Q8 t3 D1 ?1 P$ S
  最后,小明在同学们的陪同下走到了校门,哪里有一辆车子,奈香正在驾驶座上等候着。
4 E% }5 o' K; O9 L4 T* G' s* l* D+ M; o6 S1 K) r
  “谢谢你,小明。”
# u9 ]  a. \9 f9 g
! ^$ z/ E6 o0 q$ ?  最后一声道别,看着小明一身白裙在微风之中如一朵白百合摇曳。- h5 Q0 g& N; T6 _& F
% W: x8 m4 \& U" q6 b* G0 E. k
  琳子看着小明走了。白百合被风吹落花瓣飘向了远方。+ u* ~" a8 E  t' b

) u4 V$ \  x' p  …………$ l7 o9 J/ l, T' I
/ J& s, }7 b, R, ?4 E
  “小明?”7 r% x! q) \2 M+ h( J) N4 G/ p

+ q' y, d+ `: D3 H6 ^1 |5 `  华灯拉回时光,琳子有些担忧着小明的身体。/ `) N, W9 ?" ]- j+ D$ D! r

; p# l% r" z* R9 `9 A3 g  在小明走后,琳子一直与小明联系,最后二人上了同一所初中,有琳子代替了奈香照顾小明。
- `' Y' m6 h3 X- x6 Q. W5 N/ ~! [' F/ E* e* V
  接着就是高中,大学。也是这般,经历过事件的二人变得相依相偎。: T/ v7 K. Q. L4 r: \* S1 d

$ e8 N. V1 \- O0 c' I- E  今天就是琳子带着身体好些的小明来看圣诞树的时候。, ?7 j5 e( b5 c; C

! P& D/ a6 \9 Y2 G  上了大学的二人关系变得更加密切,尝尝被人说是一对姐妹。姐姐是琳子,妹妹是小明。, S( r: ~% U5 _' x: Y

; x- V4 B1 X8 j# f! }. e: b  r8 ^6 _4 K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6 B. ~# v& y( J7 V
3 A5 A0 M: P( {8 L. a9 v
  小明一笑,校园女神的微笑看呆了琳子的眼。
* n/ P1 R, L5 P" E9 p: z
1 V4 t# Z$ v6 ?  善解人意的小明从初中开始就被人排队追求,不过这些都被琳子给挡了回去。( W; e  t5 ^" `

2 q  l! B1 t% F- S  因为,小明是琳子她的。  ]7 J+ F4 ?* ?' H; ]/ a  u) q
6 H8 |: @: O/ c$ Z; E; }$ o
  看着华灯遍街,琳子笑了起来,拉着小明继续向着前面走去。  h( C/ n$ G0 T) q

# e7 {) J: E0 M, l/ A  时间还很长,二人的关系也从开始的敌视变成现在的亲如家人。3 U- d( Z8 v6 ^' E) P. [$ K# Y: O# V

7 L8 v+ g  H$ [$ ]3 I  拉着小明的手走在路上,看着街道上成对的情侣,琳子决定迈出自己准备许久的一步。" y9 p. X9 z! A- n" N9 Q  Q* G! C; I5 S

; A: n( P1 q. V9 a. O  进入一座公园,这里的华灯闪着温光,雪花也缓缓的点缀在这人间。这里没有人,只有琳子和小明两人。
. V  H- X; M, \0 E4 Y9 D& f( W# c9 n
  琳子和小明坐在椅子上互相依偎,两头秀发也顺滑的摩擦在一起。4 d0 u5 E% ~' |. j. }
" R: U$ ]- ]" ?" r( C- O8 H! m- v
  琳子说出了那很久以前隐藏在心底的话。7 x# ^2 D$ ?2 Y+ m

. |; c! I, l6 Y  “小明,我喜欢你。”
$ I5 x$ t% C& h% Q( \* Z
4 |: o' N  A5 G7 Z2 q+ H/ W+ R0 D6 y  “琳子,我也是。”
9 I2 O( j3 ~) `
) D. B7 I+ D7 X% p( l5 _  {  华灯依旧,雪祝福着两人。

单选投票, 共有 167 人参与投票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纯爱党表示很喜欢这篇

这篇写的确实还可以

纯爱走向啊(ಡωಡ)

写的挺好的啊zsbd

发表于 18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纯爱,写的确实可以的,sdl,awsl

纯爱果然才是世间真理之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發布資源 快速回复 收藏帖子 返回列表 搜索

(限时)自愿冻结账号|小黑屋|荆棘鸟学园论坛 (在互联网上寻找包容TSF文化的栖息地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4-18 05:15 , Processed in 0.038043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荆棘鸟:幻想传说的一种奇特鸟类   

© 2019| 荆棘鸟学园论坛| 网站归属地: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荆棘鸟学园论坛是公益性质的TSF交流论坛,完全免费使用,无需任何付费,直到论坛无法承担。

论坛所有作品都由网友创作上传,不代表网站立场,如有侵犯版权等行为,请来信告知,论坛立即予以处理。